副刊

鋼琴調音師 鍵下人情心領弦會

鋼琴黑白雙鍵交叉穿插,外行略懂音階規律,內行卻諳世故人情。鍵間不容灰色空隙,音階亦絕不模棱兩可,因此當鋼琴調音師拎起音叉,閉起眼睛,自有88級天梯。
副刊

紙藝名師出市井 剪下風貌 撕出成就

一張白紙在起繭的雙手觸碰後就有了生命,賦予精神,附上心機,最終演變為藝術。紙只是介質,承載著藝術家的過往與將來,不論是由東方剪到西方的紙,還是隨心所欲撕開的紙,只有被欣賞後,它才能夠產生價值。追求藝術與生活,那就是李雲俠與李昇敏一生心願。
副刊

一圍千年跡 百席流水情

一場流水宴席實是百年香港歷史,呼喚全圍街坊鄰里參與的宴會,每每籌備近月,花費傾盆心血。流水席雖非香港獨有文化,但從中卻能看出昔日獨特的宴會形式。所謂流水席,簡單而言:齊人就開臺,食完便離開,宴似水流動,喚四海而來。
副刊

堯記三代籐 堅守七十年

籐器從用料至設計都並非年輕人首選,反而每道折彎的痕跡便能看出七十年磨煉的心血。籐器再堅毅不屈,亦要遭受現實挑戰,「雖然我未必能見證籐器復興,但籐器一定不會消失。」堯記第三代傳人伍美玉扶著籐椅,向香港斷言道。
副刊

黑夜中駛出故事 夜班司機獨白

經過一日勞累後,上班族拖著疲憊的身體踏上歸途,他們經過長時間的,歸心似箭。風雨不改接載這群夜歸人的是夜班司機,在昏暗街燈下,他們每日目睹香港這個大城市的眾生相。
副刊

無聲電影 聾人手語傳心

聾人電影或會讓人糊塗:現代電影聲畫兼備,無聲電影如何說故事?觀眾就如體驗聾人生活,抬眼再看電影,自然更深感受。電影製作複雜,製作聾人電影箇中難度更難以一幀一聲傳達,但有不少電影製作人鍥而不捨,將日常化作獨特映畫,靜候知音欣賞。
副刊

度名奇兵 玩轉譯樂園

司馬丁和DiDi本來只是普通的上班族,兩人誤打誤撞,竟闖進「譯樂園」,成為電影譯名撰稿員!電影業界出奇地有趣,司馬丁和DiDi不但要為外語片譯出戲名,甚至要力保票房!在漫長的「度名」旅程中,他們不但尋得樂趣,還悟到更深的人生道理……
副刊

聽得見的無力 輔導員何以自醫

灘上海星密佈,不知何時擱淺海灘,無法逃離。輔導員沿海岸線走來,眼見悲劇成千上萬,獨自不可拯救,仍將其一一撿起,拋回海洋,盼望讓其尋回希望。 但是,個案不絕,自殺求助漸升,婚姻難題亦現。義工與輔導員再多,亦不可能逐一拯救。無力感與壓力與日俱生,輔導員又該找誰輔導?
副刊

爺孫守古業 大押觀城變

「大押」就似粵語長片中的陳寶珠,怎會與2018年拉上關係。座落於大埔市中心的友安大押,歷經卅載動蕩,紅底蝠鼠吊金錢招牌卻仍吸引著憂愁面孔前來。孔憲剛與Jeff坐在內裏櫃檯齊肩並排,居高臨下打量入鋪市民與手上的抵押品,不需算盤,心中自有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