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議會選舉 2019

母女首投族 寄望選票成改變首步

今年區議會新登記選民人數逾39萬,創歷年新高,當中18至35歲新登記選民佔48%。21歲的阿恩(化名)與母親亦是「首投族」的其中一員,兩人均因反條例運動而覺醒,直言不知區議會選舉結果如何,但寄望一張小小選票,能為香港帶來改變。
人物

顧全大局 一度退選 大學任嘉兒重新出發

  首次參選中西區大學選區的任嘉兒,上月初告別全職護士的身份,一心一意投入社區服務。九月初,任嘉兒曾一度停止所有社區工作,退讓並祝福同區「反自動當選」成員歐頌賢。豈料四日後,這個外表嬌小,内心堅强的女生宣佈重新開展社區工作,決心與另外兩位參選人決一勝戰。
《逃犯條例》修訂風波

和理非覺醒 逐步接受手足一體

8月18日,是和理非的主場。170萬人齊集維園流水式集會。Alfred撐起雨傘,在大雨中高叫口號,表達訴求。他從政治冷感升級成和理非,逐步打破自己的舒適圈,重新踏入陌生的現實世界。覺醒後,他再也無法活在自己的想像,認清事實,心裏卻因此而留下了各道傷口。
《逃犯條例》修訂風波

同路人背叛 勇武幻想落空

「到底勇武的定義是什麼?至今我也不清楚。」十月一日,經歷過十數次大大小小日常抗爭阿俊(化名)一早便已整裝待發,與友人在荃灣戰場上貢獻自己的力量。與他們並肩而行的是全副武裝的示威者,他們為阿俊一行人帶來勇氣,彷彿有無數同路人在路的前方引路。
《逃犯條例》修訂風波

面部燒傷 心中遺下烙印

10月6日,反緊急法遊行。在硝雲彈雨下,示威者從金鐘太古廣場陸續退至灣仔杜老誌道,香港電台記者阿仁一直跟隨示威者在現場作記錄,將真相呈現給大眾。突然火光一閃,左耳感到火熱,發現自己被火包圍。「今次還算傷得頗嚴重,暫時並不適合立刻做前線採訪,亦需要些時間平復。」火花燒傷皮膚,面部留下大片傷口之際,心裏同時留下燒傷的烙印。
《逃犯條例》修訂風波

一家三口破裂 少女內心遍體鱗傷

反修例運動後,出於父母對子女的關心或更甚是政見分歧,令彼此關係撕裂。「就算運動結束,我也不會忘記父母的傷害性行為,這簡直是一輩子的印記。」阿欣(化名)從未想過母親會以自殺威脅她,爸爸更會掌摑她,要她閉嘴。
《逃犯條例》修訂風波

挨打成瘀傷 義務急救員無奈加深

6月12日當日,警方使用240發催淚彈,19發橡膠子彈,3發布袋彈,約30發海綿彈,至少81人受傷。Keith本打算以示威者身份參與當日的抗爭,但經過海富中心旁的一個小型急救站外,聽見有人大叫現場有沒有急救員。他雙手插袋,摸到放在褲袋的錢包,突然想起裏面放有自己在數年前考獲的急救資格,便決定加入義務急救員行列,處理在場人士的傷口,誰料自己卻帶著一身瘀傷回家。
《逃犯條例》修訂風波

協恩關注組戮力同心 勢不虛作無聲

 9月9日早上,多間中學舉行聯校人鏈行動。協恩中學反修例關注組成立人Gillian早早回到學校準備。過百學生沿天光道默站,不時喊口號,她穿插在人羣中揮著手,為參與人鏈行動的學生維持秩序。其他穿著藍色旗袍的學生亦到處張羅,默默準備好所需物資,拿著一疊疊自費印刷的文宣急步派發給在場學生。
《逃犯條例》修訂風波

前線流血成日常 心靈越趨麻木

  「我每次出去生死參半,被打也在所難免,其他手足都會有同樣的想法。」阿穎(化名)6月開始成為前線,多次衝突下,她最初恐懼受傷,直到現在對血腥的場面變得司空見慣。身旁有手足中槍倒下,已成為前線的日常,冰冷的血令她的心越趨麻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