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2 月 1 日
首頁 / 牙上的哥兒-Dr.gor / 千奇百怪的病人

千奇百怪的病人

病人多數不會忘記醫生的模樣,但醫生罕有記得那麼多病人的事情。可是行醫三十載,以下的病人在腦海中的印象始終未曾磨滅。

那些年診所開在公屋和街市隔鄰,街坊的種種「特色」行為,却是帶來沉悶的診症中一點漣漪。有個小朋友不肯脱牙,驚到不斷哭鬧,醫生護士也束手無策,怎料他爸爸懂得招呼他的方法,二話不說就拖他出舖前路旁,手起「人字拖」落,一分鐘後小孩乖乖就範,幸好他沒給打掉壞牙,否則又少了一單生意,我忽發奇想:請那兇狠家長做我助手也不錯!

街坊雖然間中和我的對話夾集些粗話,令我這大夫不知如何反應,但街坊一般都很「均真」,未做治療前問明費用,我也明碼實價,無謂事後爭拗,不像有些行家「高級」的做法:郵寄賬單、只談療程,少提費用、雜費多多。一天有個魚販阿姑牙疼,我報了價,她説:「醫生好貴哦,我唔知夠唔夠錢咊⋯⋯」她頓時從牙床跳下,把膠衣內當天所賺的血汗錢整整齊齊地給我排起來,紙幣夾硬幣:「醫生,還好剛剛夠四百三十元」。每張銀紙夾了幾片魚鏻,仿佛告訴我她今天的辛勞成果。

見牙醫的恐懼相信很多人已領教過:吱吱渣渣「肉酸」的聲音、牙醫的儀器和過往自己或朋友告知的經歷等等,無不由心震出來,手腳冒汗,心跳加速。但我看很多都是心理作用,並非是痛不痛的問題。好像有些大塊頭鮮肉男,手瓜粗過我大肶,滿是紋身,入到診室一樣怕得要死。就算是一些當差的,雖然表面硬橋硬馬,一臉英勇就義的模樣,坐在牙椅上打針時也是「震騰騰」!曾經有一位女仕見到我時竟緊閉眼睛,怕得要命,口唇發紫,我於是和她一起祈禱,求上帝賜她平安才開始脫牙。診室內有一個膠做的所謂「壓力球」,在治療時給予病人㧓緊,免得他們捉實姑娘的手!最不怕見牙醫的是老婆婆,或許因她們經歷不少苦楚歲月,氣定神閒罷。

昨晚臨收工時來了一位洗牙的大叔,但使我不安的是他有一個男性朋友一齊。「醫生,個病人問可不可以讓他朋友入來陪吓他咊 ?」心裏十五十六,嘀咕嘀咕,腦海忽然記得上月街尾兒科陳醫生診所被三個笨賊打劫,姑娘醫生給五花大綁。「幹嗎男人老九睇牙還要另一個麻甩佬陪?老婆陪老公脫牙已經怪,呢次實比人老笠了!診所怎麼會有多現金呢?反正打劫何不去街頭投注站?」説時遲那時快,那人手裏夾著一疊報紙入來……。

不過並非只有我是特別敏感,因診所附近治安差,警察也經常留意可疑情況。一天晚上正在做手術,差大哥在登記處大叫:「快叫醫生出來!」姑娘出去了解一下,原來他們發覺有兩個人睡在候診所椅子上,便入來查詢,怎料看見我在接待處的 part time 姑娘年青貎美,不像䕶仕,故懷疑是雌雄大盜夜劫診所,所以一定要見到醫生!當然,那又是一塲虛驚。阿蛇臨走前面黑黑對着那兩人說:「睇醫生就正正經經坐在等嘛,衰衰咁瞓喺度做乜!」

真是一百歲唔死都有新聞。

相關新聞

那個滿載情感的地方:機場

這裡,可能是世界上最多愁善感的地方。 這個地方可以是夢想的開始,亦可以是關係的終站;我們可能在這地方笑過,亦可能在這地方哭過。記載了太多的故事和感情,有笑,有淚;有再見,有重逢⋯ 那個滿載情感的地方,叫作機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