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 年 5 月 31 日
首頁 / 說・專欄 / 圈內圈外-嚴劍豪 / 也只不過是十七年前的事

也只不過是十七年前的事

by 嚴劍豪

image

close_quoteopen_quote

 

編輯們拿著粗水筆,在原稿上龍飛鳳舞,
寫得差「肯肯定」會被痛罵一頓

 

記得當年報讀樹仁,我跟當時系主任,已故黃夢曦教授說:「我生性八卦,更喜歡八完之後再八給他人聽。」

我的傳媒生涯二年級就開始。96年,在朋友介紹下加入新城電台,隔晚報道澳門賽狗結果。大半年播音員經驗,使我得到翌年轉職新聞部做兼職財經記者的機會;回歸前夕,我被調到港聞組。故此到98實習年,我已經累積了一整年採訪經驗。

我想到電視台實習,於是跟當時新城的主管(也是樹仁大師姐)請「一個暑假」,學校於是推薦我去亞視。十位實習同學來自中大、浸大、珠海和樹仁。現在還當記者的應只剩一人。

新聞部時任領軍人物,是已故的包雲龍先生。那年夏天大新聞,是亞洲金融風暴後經濟低迷、政府入市打大鱷、機場從啟德搬到赤鱲角後引起大混亂。那個年代,不同職級記者的分工相當清晰,作為實習,我們的角色就是協助正職記者完成重大新聞的採訪,到實習後期才有較多發揮機會。反而,我記得自己在編輯檯寫外電的表現更好。無論在哪個崗位,實習的意義都是希望同學可以早一步了解新聞部的運作,以及箇中的操守和價值觀。

當年香港的電視新聞編採流程還未完全電腦化,兩台廣播系統都是 Betacam 制式(專業級錄影帶,能同時搭載一組影像及四組聲音訊號);由於影帶長度有限,出外採訪時,每當聽到有用 Soundbite 就會要求攝影師停機及執拾離開,不會一直等至採訪活動完結,因為電視新聞要的是重點精華,久留是絕對無意義;沒有網絡傳送,在外傳片傳聲帶,需靠工程人員用肉眼尋找裝有訊號塔的高山,然後利用微波「高射炮」,將新聞片及聲帶傳回總台。作為記者,不管是正職抑或實習,職責都是帶領團隊爭分奪秒,贏行家、立威信、爭收視。

在新聞部,寫稿用一式三份亞視原稿紙,中間夾著過兩張過底紙,每筆都要用心用力的寫,否則交給報道員的底稿就會模糊不清。

改稿過程是最痛苦的。編輯們拿著粗水筆,在原稿上龍飛鳳舞,寫得差「肯肯定」會被痛罵一頓,即場爆喊是新聞部的家常便飯,還有可能再被剪接師及導演們深刻教導。在已拆卸的廣播道81號大樓新聞部裡,每位都是極專業、要求極高的員工,與他們共事雖然壓力大,但成長得很快。

每到六時,大夥兒就會齊集大房,望著那幾台14吋 CVT 電視機。看著自己的稿子,聽著自己的 VO。那份成功感和滿足感,總能蓋過工作上所有不快。三個月很快過去,亞視邀請我和另外兩位實習留低,但我決定守信,回到新城。

嚴劍豪的電視台實習照

嚴劍豪的電視台實習照。

 

 

15/2/2015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