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 年 5 月 27 日

離開以後

因為呢個專欄,畀機會我可以返多幾次慧翠道,冇錯,諗下當返咗。事實係,同任何關係一樣,講就話希望流水不因石而阻,但係友情絕對會因遠而疏,始終學校唔係响隧道口,又唔係响市中心,要的起心肝回來,不易。

最近一次行上慧翠道,都已經係兩年前(定三年前),約咗班同學嘅二十週年re-u喇。

呢次二十週年,係一個幾好嘅藉口約見面嘅,見面只半日,約人約半年。終於聚頭,有啲肥咗(大部分),有啲靚咗(通常係以前唔起眼嘅),有啲多嘢講咗(通常係做sales個班,老師黨不遑多讓),有啲唔見咗;而最有趣嘅莫過於有幾個同學係好似冇見過咁,「Hello,你/妳好熟面口,查實點稱呼呀陳生……」

呢啲熟悉又陌生嘅感覺,叫做回憶,似足舊相薄咁,睇親都「wee嘩大叫」好有feel,但你又隱隱知道大家分開之後,又係各走各的路,合照都唔易會有下一張。

再諗諗,這些年來十隻手指數得出返樹仁嘅日子,包括補考唔知邊科那天,好忐忑;畢業扮大人影相那天,好青葱邵美珍堂與同學仔分享那天,懶老成;爭取升格大學開會那天,天好藍;落地下搵龔生傾幾句那天,好親切;送別鍾校長那天,人好多,但好靜。

下次幾時再流汗行慧翠道?呢條問題好快就唔止係我嘅青葱煩惱,仲包括埋不久之後嘅你同妳……

最近一次行上慧翠道,都已經係兩年前(定三年前),約咗班同學嘅二十週年re-u喇。
最近一次行上慧翠道,都已經係兩年前(定三年前),約咗班同學嘅二十週年re-u喇。

相關新聞

嶄新人生階段定義

最近讀過印象比較深刻的書籍,是由英國經濟管理學者Lynda GrattonAndrew Scott聯合撰寫的《The 100-Year Life》,全書最吸引我的,便是為傳統人生階段的定義,提供了一個嶄新角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