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 年 6 月 21 日

因編劇之名

by 李志堅


close_quoteopen_quote

 

慢著⋯⋯為何要看伊朗漫畫?

 

為何選讀新聞系?因為想做電影編劇。

中三那年,學校安排學生到勞工處的職業輔導組,嘗試找出自己有興趣的職業單張。我選了編劇,單張寫上入職學歷要求,包括大專新聞系畢業。結果,考入了樹仁學院的新聞系。那一年,還獲聘兼職漫畫編劇。

算起來,入讀樹仁是1989年的事,而兼職的漫畫公司是新開業,正在策劃編繪一部關於北京學運的作品,講述一名曾經在北京學習普通話的日本記者,重返北京採訪的經歷。

太好了!想當編劇的我,不僅能入讀新聞系,還可兼職漫畫編劇,更有機會參與創作以北京學運為背景的漫畫故事。可是,公司老闆(也是我的編劇師父)最後認為題材敏感,擱置創作和出版。本以為漫畫編劇夢要結束,師父卻決定由創作嚴肅題材,轉為「搞笑」,因為他認為香港人需要多點歡樂。

於是,我放下之前搜集的學運資料,改看師父提議看的「喜劇式」漫畫,有台灣的,有美國的,還有伊朗的。慢著⋯⋯為何要看伊朗漫畫?那時的我,不懂反問,只按著指引去學;我還按他的建議,定期到公共圖書館,找一本「冷門」書閱讀,目的是吸收一般人不會主動接收的內容。

結果,我負責創作了六期的搞笑漫畫,風格是當年本土的《玉郎漫畫》,混搭美國的《MAD》(台灣版本叫「抓狂」)。可能是較前衛的嘗試,不易有銷路,加上資金問題要停刊,漫畫編劇夢真的劃上句號。

然而,這段經歷似乎練大了創意和膽子。在樹仁新聞系的實習作業,我和同組的同學約馬會找見習騎師做專題報道;電視新聞作業,找女同學「放蛇」,採訪「星探陷阱」。其後,這些嘗試幫助我獲得電視台的實習機會。那年的面試代表包括現任無綫新聞部總監袁志偉先生,認為這些實習作品反映學生當記者的潛質。

有機會加入電視記者行列,可能是中三那年想當編劇後,播種和耕耘的收穫。

 

1/3/2015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