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2 月 1 日
首頁 / 自由行走的花-嘉嘉 / 親愛的印度大哥

親愛的印度大哥

旅途上遇上不少好人好事,令我最深刻的是印度大哥的事跡。我們在2015年的7月通過couchsurfing(沙發衝浪)認識大家。其後,我兩度來印度,亦特意繞道探望印度大哥,他住在北印的粉城Jaipur。大哥是最帥氣的天使;大哥是我心中的英雄;大哥是我見過最無私的地球人。

2017年1月下旬,一大早我走出客廳,

「早晨,我的香港妹妹」

「早晨,我的印度大哥」

有意無意,看見他臉上帶點憔悴,心想這段日子肯定為貧民窟的小孩和婦女們勞心勞力。

「大哥,這段日子過得好嗎?現在你的房間出租給旅客,應該有多點收入吧!你的機構應該運作得比以前好吧?」

大哥四年前放棄一份穩定收入的工作,然後利用積蓄成立一間非牟利志願機構,教育一群貧民窟小孩和婦女。

「兩年前,你來的時候,我就只有一間教室。現在我已經有三個教室,和準備再租一間單位讓婦女學習裁縫,希望他們有一技傍身。」

聽上去,他的機構好像已上軌道,應該是這幾年有不少有心人捐款吧。

「你看看我,現在褲子都裂開了。」

他牛仔褲的褲檔位置「 爆呔」了,連買一件新牛仔褲給自己都如此吝嗇。我心想,這個大哥總是這樣,經常想著別人,不先好好照顧自己。

有一天,我跟他到布料市場搜集一些碎布,好讓婦女們練習裁縫技巧。我們穿梭粉城風之宮的那段水洩不通的公路,每次停車都要閉氣別讓塵埃走進自己的肺部去,因為有好幾次吸大塵而得肺炎和感冒。我們來到一個碎布滿地,環境挺混亂的布料市場。不要想像成深水埗欽州街,那些把布料擺設得整整齊齊的店鋪。

我挑選了一些布料,然後坐在停靠路邊的摩托車上,等著印度大哥。看著他勞心勞力選布料和議價,總疑問著究竟他的動力從何而來?人畢竟總有點私心,怎麼這個地球上會有人類有著如此強烈的利他主義。

回程時,他駕著摩托車載我到機構探望一些婦女。我雙手手執五個放滿布料的大麻包,有一個大麻包放在我和大哥之間。前往時,我們停在路中心一個修鞋的大攤前。修鞋伯伯遞給大哥一雙運動鞋。看上去已經很殘舊,而且應該修補過無數次。我們再起程,坐在摩托車後座的我仰天,好讓淚水抵抗地心吸力。

來之前,我還在幻想裁縫教室是那種沒燈的、沒磚瓦的,有積水的環境。可能受電視給予的刻板印象,總是從壞方向地幻想。回到機構後,我發現裁縫教室是非常整潔和完善。大哥還請了一個裁縫教師,教導婦女們刺繡。看見一眾婦女努力地學習,我覺得這是大哥所渴望見到的。

大哥再帶我到新的教室,一群小孩精靈活潑,見到大哥就開心的跳躍著,爭著要大哥抱抱。大哥向我展示他買了一堆專為婦女和小孩而做的牛奶,又跟我說現在他們會提供免費早餐和午餐…然後又跟小孩們唱歌學字母。

參觀完後,我吩咐淚腺別再生產淚水。看見小孩們有讀書的機會,婦女們能自力更新,很明白大哥的動力來源從何以來。

回家去,我突然感到渾身無力,忽冷忽熱,要卧床休息。心想,應該是因為今早穿梭那段塵之路。我蓋著兩件厚棉被,有著升仙的感覺,腦海就是想著大哥的背影,那個在混亂的市集找布料,教導婦女和小孩們讀書認知的背影。婦女們在很舒適的地方學習裁縫,但不知道你辛勞地為他們尋找材料。小孩們活潑的跳動著,但未必知道你為著他們放棄了自己舒適的生活,家裡境況窘迫,諸事拮据。

老娘算是縱橫十多個國家的背包客。可是,我跟他外出幾天做事就已經倒下來。大哥一個人支持這間機構和家庭真的不容易。正如他經常跟我說,種好的因,結好的果。他的堅持令我更敬佩他。

相關新聞

那個滿載情感的地方:機場

這裡,可能是世界上最多愁善感的地方。 這個地方可以是夢想的開始,亦可以是關係的終站;我們可能在這地方笑過,亦可能在這地方哭過。記載了太多的故事和感情,有笑,有淚;有再見,有重逢⋯ 那個滿載情感的地方,叫作機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