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9 月 28 日
首頁 / 我係O世代-麥燕庭 / 要做哪種狗?

要做哪種狗?

記者群組最近在傳一張照片,頗受爭議。那是新聞行政人員協會30週年晚宴,一眾執行委員與作為嘉賓的行政長官梁振英在台上言笑晏晏,好不融洽!群組成員看後,有視作等閒、有不悅、有不齒……,更多的,是質疑:究竟我們這群「看門狗」(Watch dog)怎麼了?都變成同一陣線了,還看什麼門!

新聞記者為了「攞料」而與不同人士打交道,那是可以理解的。要吃四方飯,自然是黃白紅黑道中人都要認識和相處,但與理應被傳媒監察、而又明顯打壓新聞自由的高官談笑甚歡,似乎已過了廣結人緣的底線。難怪有同業大呼「我們還要不要做看門狗」了!

新聞界不單要當看門狗,而且要當好這角色,這是毫無疑問的。但其實我們還可以當一頭導盲犬(guide dog) –– 引導社會走向民主、自由、法治、平權、包容、關愛的道路,若發現社會走向專制、人治、特權、排他、仇恨及邪惡的道路時,自然應該高聲吠叫,以免「主人」跌落萬劫不復的深淵。

要當導盲犬,心中自然有方向,那豈非與記者要保持客觀中立的專業要求相違背?但絕對的客觀中立是不可能的,否則,解釋性報道、調查性報道等廣為接納的報道方式便不可能存在。不過,話得說回來,要對新聞事件作出解釋,可不是叫記者憑一己之見甚至一己之私來亂吠,有關解釋和調查都是應該經過廣泛搜證及向各方專家求教後得出結論,並須讓各方說話,絕非是癲狗或蜀犬吠日可比。

談到癲狗,便想起有些狗是做不得的。首先是格鬥狗(fight dog),當記者有時難免要挑戰權貴,這便要「打得」,但像格鬥狗般被人利用來互相廝殺,為打而打,見血方休,卻不是好的看門狗所為。

更不應做的,是當人家的走狗。不分青紅皂白,不問情由,惟老闆上司之命而從,亂叫亂吠。

至於被主人豢養及玩弄於股掌之上的寵物狗(lap dog)或阿諛奉承、狐假虎威的哈巴狗,就更是做不得了。

只是每天看著新聞,我總有群狗在吠之感!只希望看門狗和導盲犬的吠聲可以越來越響。

新聞行政人員協會30週年晚宴,一眾執行委員與梁振英合照。(《明報》圖片)
新聞行政人員協會30週年晚宴,一眾執行委員與梁振英合照。(《明報》圖片)

相關新聞

peterwong_regular_1

嶄新人生階段定義

最近讀過印象比較深刻的書籍,是由英國經濟管理學者Lynda GrattonAndrew Scott聯合撰寫的《The 100-Year Life》,全書最吸引我的,便是為傳統人生階段的定義,提供了一個嶄新角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