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9 月 29 日
首頁 / 反修例事件 / 無懼長槍指嚇 黃背心挺身只為「守護孩子」

無懼長槍指嚇 黃背心挺身只為「守護孩子」


【本網訊】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下,持續逾半年的反修例風波稍為緩和,但零星警民衝突仍時有發生,身穿黃背心的中老年人始終走在最前線,只為「守護孩子」。陳凱興是「守護孩子行動」的發起人之一,經常挺身於衝突現場,遊走於警民雙方的極端情緒之間。要紓解社會長久以來的鬱結,他認為政府需要由放下權力、回應「五大訴求」開始。

記者/張政怡 陳 妹 編輯/陳綺洵 吳家耀


警方曾持槍指頭:係咪要搶犯

「守護孩子」團隊通常以7人為一個小組,於衝突前線與警方談判,希望警方可以給予時間示威者離開。隨著警民雙方的衝突愈發嚴重,陳凱興指自去年8月中開始,警方與團隊的關係亦漸趨緊張,前線警員認為「守護孩子」的行動是滋擾警方工作,曾有警員更以槍指向成員頭部,質疑他們意圖「搶犯」,緊張的氣氛增加談判工作難度。

求宿年輕人兩面不是人

「守護孩子」除了面對警方壓力,亦要照顧示威者的極端情緒。去年11月,警方與示威者在中文大學爆發激烈攻防戰,陳凱興憶述中大校長段崇智到場與學生談判當天,一名年輕示威者突然拿出一個開動了的電鋸,試圖衝向警方。陳凱興直言當刻他仍在考慮自身安危之際,身邊的成員已經衝出去,緊抱那名年輕人,希望阻止他的行動。 經過一輪安撫,該名年輕人哭訴自己是警員子女,因政見不同而被家人離棄,當天希望與警方同歸於盡。陳凱興指他們傾聽過無數類似的故事,他形容年輕示威者在外面的「戰場」回家後,仍要面對家中的「戰場」,因與家人政見不合,在家中受盡冷嘲熱諷,只好向他們求宿。

斥警方濫捕 籲放下權力解開社會鬱結

一直以來警方的執法手段都備受質疑,示威者被拘捕期間,頭破血流的畫面時有發生。有被捕的年輕人向他們指出,獲釋後曾受警方電話騷擾,亦有團隊成員被落案控告暴動罪,陳凱興批評警方是以「濫捕」的手法阻嚇市民參加遊行。他認為警方和政府都需要放下權力,以誠意及實際的行動回應民間「五大訴求」,才能解開大眾長久以來的心結。

港人應挺身控訴

陳凱興除了是「黃背心」一員,亦是一名傳道人。他認為自2014年雨傘運動後,香港有部分教會已經愈來愈開放,在反修例運動期間甚至願意開放地方讓示威者暫避,亦會參與聯署聲明。不過他仍然期望教會可以走前一步,站在前線就不公義發聲,同時亦寄望更多港人走出來,控訴警方被指濫捕、虐打及性侵的行為。

相關新聞

原是大學講師的梁凱程,為了讓視障人士享有一般人的平等權利而投身口述影像工作。(受訪者提供相片)

大學講師變身口述影像員 梁凱程:視障人士應享文娛權利

【本網訊】你我走入戲院便可以欣賞電影,若視障人士想看電影,又可以用甚麼方法看呢?為了令視障人士也可以欣賞電影,香港口述影像協會創辦人梁凱程博士毅然投身口述影像工作,她認為視障人士如大眾一樣參與文娛活動絕非「福利」,而是「權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