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 年 2 月 8 日
首頁 / 詞說八道-鄭敏 / 束縛的自由

束縛的自由

不知道各位聽過鄭敏這個名字,是因為歌詞,抑或是歌詞評論?(其實就是沒有聽說過你,屁了,把自己看得那麼高。)怎樣都好,這個專欄與其不知好歹先拿一位大師的作品穿鑿附會一番,倒不如就由我的歌詞說起。

剛剛為街頭唱作人 Siu Yuen 楊智遠的首張個人專輯填寫了當中三首半歌詞,就是〈樂土〉(半首)、〈思考藝術〉、〈我寫很多字,卻得不到一個人〉和〈給自己〉。

有一些樂迷信奉音樂的獨立性,音樂理應曲、詞、編、唱一人包辦,為何要假手於人?他們會認為填詞人是舊時代的產物,可是,由於創作廣東話歌詞之難,本身未必深諳廣東話音韻的音樂人填寫歌詞的話,可能顧及協音又未必符合當初創作的本意,若然填詞人與歌手有積極互動性的交流,為確保意念化為歌詞而非遙距各自行事,創作就不會因此而變得割裂。

所以往往填詞人非如一般人認為自由地創作,而是於指定框框內發揮,依照旋律的限制,配合編曲的氣氛,再加以考慮歌者的氣質,用文字演繹創作本身的深意。而這一次合作當中,其實除了歌手自己第一首原創英文歌外,基本上這次我是包碟填詞,亦是第一次,而這個做法更能令整張專輯的概念統一。

就像其中一首歌〈我寫很多字,卻得不到一個人〉,本身Demo 叫〈懦弱〉,意念來自歌手一個微妙的思索。我們常常認為懦弱的人是沒有勇氣承擔該承擔的責任、沒有膽做出某種行為或對發生的事作出應有的回應,但到頭來,其實懦弱者是有勇氣去承受失敗的。Demo的國語歌詞是將這份思索直白地寫了出來,但為了拉近與聽者的距離,

於是我用了一個故事包裝了這份懦弱。故事中,一個很懂得利用文字表達自己及抒發情感的人,偏偏沒有勇氣對心儀對象親口表達愛意,太勇敢一個人,卻說不出愛你何其殘忍。

而〈思考藝術〉原本 Demo 叫〈放空〉,曲風中板輕快帶些少玩味,歌手希望用一種黑色幽默去講一些社會性的主題,至於內容讓我自由發揮。因此我設計歌手以一個被生活麻木了的「港豬」心態出發,將林林總總的新聞話題、社會議題入詞。社會變得越荒誕,他就越懶理怕事,只著眼於經濟而不知道身邊的公義、權利、道德正慢慢地崩壞腐爛。

創作人,往往追求創作上的絕對自由;偏偏填詞人,總愛在束縛尋找創作的游刃自如。或許要駕馭這種既要協音又要合意的難得自由,更令人痛快。

相關新聞

【你好香港】政府送50萬張機票 料帶動150萬名旅客

【本網訊】政府今(2日)於灣仔會展舉行「你好,香港!」啓動禮,公布多項計劃吸引旅客訪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