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9 月 21 日
首頁 / 新型冠狀病毒 / 屢次走上抗疫前線 沙士醫生朱頌明籲政府提升應急能力

屢次走上抗疫前線 沙士醫生朱頌明籲政府提升應急能力


【本網訊】香港曾經歷過數次大型傳染病肆虐,令社會各方面均受到重大衝擊。不惜到訪他國、屢次走上抗疫前線的呼吸系統科專科醫生朱頌明,憶述2003年時對抗「沙士」一役,形容今次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為對各地社會的壓力測試,呼籲醫院管理局須提升本港醫療系統的後備應急能力。

記者/ 陳緗恩 楊綺晴 編輯/ 林瑞庭 李馨萍


到訪泰國越南交流 汲取早年教訓

在三十多年行醫生涯裏,作為本港呼吸系統科的醫學專家,朱醫生曾早在2004年應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邀請,到泰國及越南交流,並了解當地如何應對禽流感。他憶述參觀泰國濕街市時,發現管理人為了改善環境衞生,把街市地下的階磚裝修變成白色,促使所有檔主能自覺清潔環境,讓顧客放心走近攤檔,令他感到耳目一新。

他又認為要對付疫症,除了醫療硬件和高科技,更重要的是提高社會大眾對疫症的警覺性,及早了解疫症作出對策,以盡早隔離病人,從而減少傳播,亦是汲取香港早年面對大型傳染病對策不足的教訓。

全港猝不及防沙士 前線醫護無怨無悔

2003年由中國內地傳入香港、俗稱「沙士」的非典型肺炎,在香港造成大型傳播,當時的淘大花園更出現大規模爆發,大量感染的居民均被送往聯合醫院。朱醫生作為當時聯合醫院的內科部主管,表示當日能夠發現沙士在淘大花園E座爆發,全靠一名急症室的同事察覺到因肺炎入院的病人,大部份均來自該屋苑同一座。他又指,當時醫護人員馬上通報衞生署、醫管局等,但由於當時醫院只預留了4張隔離病床供沙士病人使用,不足以應付入院者使用,朱醫生以及其他醫護人員就將原來的普通科病房的病人撤離,最後用了四間成人病房以及一間兒童病房改建。沙士時首當其衝的朱醫生表示,當年他們對沙士病毒一無所知,更不知道應如何對抗,以及是否需要作出佩戴N95口罩等防護措施。

當時隔離病房每日上演著生死離別,這些點點滴滴,朱醫生退休至今仍然歷歷在目。他記得當時來自淘大花園的病人都分散在各自的病房,無法探望一同入院的家人,臨終時亦無法得見,於是醫護人員決定自發為這些病人親屬拍攝即影即有相片,讓他們在照片背面寫下自己近況、心意後,幫忙轉送予隔離病人,令親人之間即使未能相見仍能表達慰問。

而在大型疫情下,除了有增無減的工作量,站在第一線的醫護人員要面對的一大困難,莫過於自身的感染風險。原本醫護人員需要在醫院輪流負責隔離病房的工作,在完成工作後就能退役,讓其他的醫護人員接手,但朱醫生的同事們都不願離開醫院,只希望能夠見證病人康復,與他們同時出院。朱醫生笑言,醫護人員工作的時候會變得忘我,無暇擔憂自己會否受感染而殉職,因為作為醫生受訓多年,拿起聽筒、穿上白袍,就是為了做要這件事,就如士兵訓練千日就是為上戰場作準備。

港人對抗新冠病毒表現良好 惟須提升醫療應急能力

2003年經過沙士一役,朱醫生認為,今次本港面對同樣大流行的新型冠狀肺炎病毒,整體表現良好,其歸功於市民間的良好防疫意識,在疫症初期已經有意識四處撲買口罩等防疫物資,惟礙於當時防疫物品的供應緊拙。其次則歸功於是香港醫護人員的專業態度,雖然抗疫過程艱辛,但仍然能夠保持低死亡率,以及維持整個醫療系統的運作,令醫療系統未至於崩潰。

另外,政府於2003年沙士後成立專家檢討委員會,以檢討當時本港處理及控制疫症的工作。調查報告建議,醫管局必須撥款改善醫院設施,尤其是增加隔離病房,並制定詳細計劃,靈活運用資源,讓醫療系統有應急能力,以應付令醫管局個別環節不勝負荷的事故。朱醫生指出,現時全世界大部分的醫療體系包括香港,都沒有良好的後備能力,其因為大部份的醫療管理者都以生意的模式去管理醫院,用金錢成本的角度去看待醫療,認為後備等同浪費,故一旦發生疫情時,醫療系統缺乏後備能力應對,情況就會更加惡劣,造成更多人死亡。他又以消防局與醫管局作比較,指出雖然消防員未必24小時都在救火,但他們大部分時間都在消防局內作準備,一旦有意外時就能夠立時營救,而醫管局作為公營醫療,亦應要參照消防局做法,擁有一至兩成後備能力,以應付突發事件。

每年都有不少精英人才投考醫科,大部分莘莘學子都是為了能夠救急扶危,以醫療的能力去幫助他人。朱醫生則認為,醫生的抱負在初初的時候較為抽象,但當自己做得越資深,而沒有離開過初心,這種助人的想法就會越發具體和紮實,能夠具體地知道自己要用什麼方法幫人,要掌握什麼新的治療技術等等。

相關新聞

原是大學講師的梁凱程,為了讓視障人士享有一般人的平等權利而投身口述影像工作。(受訪者提供相片)

大學講師變身口述影像員 梁凱程:視障人士應享文娛權利

【本網訊】你我走入戲院便可以欣賞電影,若視障人士想看電影,又可以用甚麼方法看呢?為了令視障人士也可以欣賞電影,香港口述影像協會創辦人梁凱程博士毅然投身口述影像工作,她認為視障人士如大眾一樣參與文娛活動絕非「福利」,而是「權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