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8 月 13 日
首頁 / 視像新聞 / 台主制夾公仔店創商機 業界盼靠抗疫基金渡難關

台主制夾公仔店創商機 業界盼靠抗疫基金渡難關


【本網訊】以前很多人也喜歡到台灣或日本「夾公仔」,近年「夾公仔」在香港掀起了一番熱潮,我們不難發現社交媒體上遍佈「夾公仔」的廣告和街上隨處可見的「夾公仔」店。「夾公仔」店可分為無人店和台主制,其玩法和獎品設計也有不同創意,而店主經營上也因牌照不合時宜而遇上選址困難。近日行業受疫情影響,除早前需停業外,重開後店內人流也明顯減少,業界盼透過防疫抗疫基金渡過難關。

記者/李馨萍 余月明 范弘俊 編輯/孫珮釧 盧佩琳


「夾公仔」店的運作模式大致分為兩類。第一類是無人店,即現場沒有員工,場內所有「夾公仔」機皆由店主經營。另一類則是台主制,店主把場內多部「夾公仔」機出租予不同台主,由台主自行決定「夾公仔」機的玩法和獎品。經營台主制「夾公仔」店的Adwin指,在台主制下店主和台主各司其職,為雙方帶來不少好處,產品變得多樣化,既能加強店鋪的宣傳力,又能夠製造更多就業機會。

興趣轉化為商機 獎品玩法多元化

「夾公仔」是很多人的興趣,台主Shawa更將這項興趣轉化為商機,加入兼職台主行列。她表示,自己從喜歡「夾公仔」發展成想體會經營「夾公仔」機的感覺。由於Shawa需要兼顧正職,因此只能在閒時檢查「夾公仔」機,通常相隔1至2日才會到場檢查或入貨。

近年「夾公仔」的模式越來越多元化,包括夾乒乓球、玩骰子遊戲或闖越陷阱等,台主會按客人喜好決定「夾公仔」機的獎品和玩法。Shawa的夾公仔機則以星之卡比為主題,她對「夾公仔」機的獎品很有要求,不但會從日本網站訂購貨品,更會從拍賣網搜羅已絕版的商品。

獎品背後別具意義 夾公仔屬機率遊戲

部分人會批評「夾公仔」浪費金錢,但Adwin則認為「夾公仔」為客人帶來滿足感,他們因成功夾出獎品而獲得的快樂是不可言喻的。他又指獎品背後也甚具意義,客人由投入硬幣到夾出獎品的過程是為獎品注入生命,所得到的不單是一份獎品,更是一個回憶。

另外,坊間也有人質疑「夾公仔」是一個騙局。Adwin解釋,熟悉「夾公仔」技巧的人都會知道首枚硬幣是用作試「爪力」,如客人發現目標「不動如山」,他們便不會繼續玩下去。他又指出,「夾公仔」能在台灣立足10年並發展成一個逾10億的產業,足以推翻其騙局的嫌疑。他表示,「夾公仔」是一個機率性質的遊戲,總有輸贏,但也需各台主自律,營造誠實經商環境。

牌照申領存限制 疫情打擊生意

Adwin指香港未有「夾公仔法」,故經營「夾公仔」店有不少條例上困難,如現時營運「夾公仔」店需申領《公眾娛樂場所牌照》及《有獎娛樂遊戲牌照》,每年的牌費已超過2萬元,而牌照也不合時宜。他又指出,申領牌照時需符合樓宇、消防安全、必須具備洗手間等條件,但香港逾半地舖也沒有設立洗手間,影響店舖選址。

此外,政府早前因疫情而下令關閉娛樂場所,「夾公仔」行業固然也受到影響。Shawa指重開初期生意未如理想,由於人流比往日少,故生意額錄得接近一半跌幅。而Adwin亦形容「夾公仔」是被遺忘的行業,業界面對不少壓力。他表示,「夾公仔」是高租金成本的行業,雖然行業停業,但店主仍要繼續交租,疫情下同時面對業主及租客的壓力,而政府在第二輪防疫抗疫基金才開始顧及娛樂場所,希望政府能夠兌現承諾,盡快獲得防疫抗疫基金資助。

「夾公仔」是以一個硬幣換取一個希望,雖然行業正面對各項壓力,但隨著疫情漸趨穩定,未來又會否出現𥌓光?

相關新聞

立法會財務委員會通過向「防疫抗疫基金」撥款1,205億元以推行第二輪措施,其中「保就業」計劃將會向企業提供工資補貼,以每名僱員月薪18,000元作上限,提供最高$9000的薪金補貼。(資料圖片)

業界盼速獲資助救急 促政府處理根源問題

【本網訊】立法會財務委員會通過向「防疫抗疫基金」撥款1,205億元以推行第二輪措施,其中「保就業」計劃將會向企業提供工資補貼,以每名僱員月薪18,000元作上限,提供最高$9,000的薪金補貼,資助將於本月25日起接受申請。有餐飲及派對場地業界人士認為,資助可用於救急,期望政府簡化程序,以及能儘快收到資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