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8 月 13 日
首頁 / 反修例事件 / 反修例運動一周年回顧 港人走遍四季的抗爭道路

反修例運動一周年回顧 港人走遍四季的抗爭道路


【本網訊】反修例運動爆發至今,已經有一年時間 ,當中逾8,000人被捕,過千人被控以襲警、非法集結及暴動等罪名。示威者由和平遊行演變成街頭抗爭,而警方使用的武力亦不斷升級,事件更成為國際間的話題 ,究竟這場運動是如何演變成今天的局面呢?

記者/池詠鍶 黃灝庭 伍凱穎 編輯/李馨萍 張政怡 盧栢謙 游浩然 范弘俊


陳同佳殺人案觸發反修例示威

2018年2月初,陳同佳涉嫌在台灣殺害女友潘曉穎後潛逃返港,但由於兩地之間沒有引渡條例,所以陳同佳未能引渡回台接受調查,於是港府在去年2月13日提議修訂《逃犯條例》,以堵塞漏洞,但此舉令市民擔憂日後會出現港人被引渡回內地受審的情況。2019年3月,香港眾志、民間人權陣線等組織曾經發起首個反修例示威活動,但仍無阻條例草案完成首讀,更繞過法案委員會,直接在6月12日立法會大會恢復二讀辯論。

反修例運動示威者:6.9前對政治冷感

Sam是反修例運動的參與者之一,他指在6月9日前,自己是一名「港豬」和「淺藍絲」,雖然他在社交媒體上有留意這個信息,但對事件的認知有限,直至一位中學同學呼籲一起去遊行,他才慢慢了解《逃犯條例》來龍去脈。他表示,沒想到香港人可以變得如此團結,而且他們盼能阻止這條惡法通過的決心是非常大。

政府無視103萬人抗議 照常恢復二讀 釀612警民衝突

在6月9日,103萬人上街遊行反對《逃犯條例》修訂,參與人數創回歸以來最高,但政府宣布照常於12日恢復二讀辯論。Sam指,他亦能預計12日會有更多人上街阻止條例通過,但未想過規模,甚至手法會演變至這麼大。

在6月12日早上8時,大量市民聚集於金鐘添馬公園一帶,其後衝出夏慤道並佔據行車線。警方為驅散示威者,一共使用了240發催淚彈、19發橡膠子彈、3發布袋彈及30發海綿彈,這次為反修例運動中,警方首次對示威者使用橡膠子彈、布袋彈等武器。 在驅散過程中,一名拔萃女書院教師被警方射中右眼,警方當日一共拘捕15人涉及暴動等罪行。Sam認為,警方沒需要出動橡膠子彈、催淚彈,甚至使用橡膠子彈射擊示威者頭部,以對付當時手無寸鐵的示威者。

其後,立法會主席梁君彥宣布暫停二讀會議,政府亦在當晚發表電視講話,將當日示威行動定性為暴動,引起大眾強烈不滿。

林鄭暫緩修例 觸發200萬人遊行

6月15日下午,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宣布暫緩修例,但仍未達成撤回條例的訴求。民陣隨即於6月16日發起遊行,首次提出「五大訴求」,分別為全面撤回《逃犯條例》修訂草案、撤回「暴動」定性、撤銷所有反修例示威者控罪、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以及立即實行「真雙普選」,大會宣布當日有200萬人參與。

經過200萬人遊行,林鄭月娥於18日首度開腔,表示自己要為修例風波負上很大責任,並向全港市民致歉,但未有提及撤回修例。

七一遊行人數創新高 示威者一度佔領立法會 

林鄭月娥的表態並未有為事件降溫,去年七一遊行人數亦創歷年最高。早上6時,有示威者試圖進入金紫荊廣場阻止升旗儀式,更一度衝出馬路與警方爆發衝突。而港鐵亦首次宣布,因應警方要求關閉金鐘站及灣仔站。

民陣發起的七一遊行再以撤回修例為主題,大會宣布共有55萬人參與遊行。大約下午一時半有示威者衝擊立法會的議員入口,傍晚時分更一度佔領會議廳宣讀抗爭宣言。

警方武力升級 首度進入商場執法

七月後,不同界別人士亦加入示威行列,他們分別以不同方式請願,示威地點亦由港島延伸至全港各地,幾乎每個週末都有示威活動。其中7月14日的「沙田區大遊行」,警方採取圍堵策略,一度進入沙田新城市廣場驅散及拘捕示威者。這次為警方首次進入私人物業執法,引起社會爭議。

港島區遊行 示威者衝擊中聯辦大樓

7月21日,民陣再次發起港島區遊行,有示威者遊行後前往西環,有人塗污中聯辦大樓外牆並向國徽潑墨等。而警方在無預警的情況下,向人群發射橡膠子彈及數發胡椒球彈清場。

元朗7.21襲擊事件 白衣人持械攻擊市民  

同日晚上,一群身穿白衣的人士,手持木棒、藤條、鐵通等硬物,在元朗港鐵站內無差別攻擊途人和乘客,立法會議員、記者和身穿制服的救護員亦被襲擊,造成至少45人受傷,傷者包括孕婦。有現場片段拍攝到,當時有兩名軍裝警員巡經元朗港鐵站但未有停留。當晚亦有多名市民報案求助,但警方熱線未能接通,而天水圍及元朗警署亦於當晚落閘。警方聲稱當晚在3小時內接到近2.4萬個999求助電話,有人則指元朗有7.21事件涉「警黑勾結」。

Sam 認為,政府不但沒有回應示威者訴求,反而用更強硬和無恥的方式,出動黑社會毆打無辜市民,他指這些行為不會令示威者害怕,反而只會加深民怨,更指7.21事件是整場運動開始武力升級的導火線。721事件後,有網民隨即發起 7月26日「和你飛」機場集會及7月27日「元朗反警黑勾結遊行」以表達對警方的不滿。

示威轉戰多區快閃行動 爆眼少女事件引全球關注 

隨著事態發展,示威者以各種方式表達訴求,抗爭方式再度升級。8月5日,有網民發起「大三罷」,即「罷工」、「罷課」及「罷市」,當天港鐵一共有8條路綫服務受阻。8月9日,網民發起一連3日「萬人接機行動」,希望以靜坐、默站、不衝擊和不進入禁區等方式表達訴求。

8月11日「港島東集會」後,示威者轉戰為多區快閃行動,期間防暴警員衝入多個港鐵站制服示威者,更有警員於葵芳站內發射催淚彈。在太古站內,警方以1米近距離向群眾發射胡椒球彈。而警方在尖沙咀清場期間 ,一名女子眼部被布袋彈擊傷,右眼球爆裂引致視力永久受損。隨後有網民發起「為港遮眼」挑戰,希望社會各界能夠聲援和支持香港爭取民主自由,當中有不同國家的藝人和社運人士都參與了這項挑戰,令全球關注反修例事件。

示威者癱瘓機場 機管局申請臨時禁制令

事件引發更多示威者於8月12日到機場靜坐抗議,機管局下午4時宣布除已完成登機程序的離港航班以及正前往香港的抵港航班外,其餘所有航班全部取消,接近150個離港航班和20多個抵港航班受影響。機場集會翌日繼續進行,而機管局亦宣布暫停所有航班登機服務,機場再度癱瘓。有見機場服務因示威受影響,機管局於8月14日取得法庭臨時禁制令,禁止任何人非法及有意圖故意阻礙或干擾機場的正常使用。

「香港之路」人鏈活動 盼引國際持續關注 

為了令反修例運動持續引起國際關注,有網民參考「波羅的海之路」概念,在8月23日發起橫跨多區的「香港之路」人鏈活動。

警方首度出動水炮車驅散人群

8月27日上午,林鄭月娥召開記者會,譴責示威者使用暴力,表明不接受「五大訴求」,引來更大反彈。而民陣申請在8月31日舉行的遊行及集會亦遭到警方發岀反對通知書,31日前夕更出現拘捕潮,立法會議員及社運人士相繼被捕,但此舉無阻大量市民當日自發上街示威,示威者其後更佔領部份港島區的交通道路,而警方曾發射多枚催淚彈及首度出動水炮車驅散人群 。

8.31太子站事件 警方無差別攻擊市民 

接近晚上11時,速龍小隊衝入太子港鐵站月台,並以警棍攻擊車廂內人士,更向人群施放胡椒噴霧,事件中多人流血受傷,包括小孩和傷殘人士,其中有46人送院,5人情況嚴重,事件一共拘捕40人。警方被指無差別攻擊市民,而傳聞有人被警員毆打致死,雖然警方聯同消防處多次澄清,但依然未能釋除大眾疑慮,其後每月31日均有大批市民於太子站B1出口獻花悼念。

政府正式撤回《逃犯條例》修訂草案 無助平息民憤 

踏入9月,運動並未有因新學年開學而冷卻。 9月1日,示威者未有理會臨時禁制令,再次在機場發起「和你塞」集會,令出入機場的道路受阻。另外,大專和中學生分別舉行罷課集會及組成人鏈,要求政府回應「五大訴求」。

林鄭月娥終在9月4日宣布正式撤回《逃犯條例》修訂,又表示會舉行社區對話,希望能讓香港回復平靜,並重申不會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Sam則表示,政府太遲撤回條例,難以令人接受,不解為何要在這麽多示威者受傷和被捕後才行動。

撤回《逃犯條例》並無助民怨降溫,網民於9月8日發起「香港人權與民主祈禱會」,並遊行到美國駐港領事館,促請美國國會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草案。其後,全港超過100間中學的學生和校友發起聯校人鏈活動,重申「五大訴求」。9月15日,民陣申請「國際民主日」遊行被拒,但仍有示威者自發到港島區聚集,期間一度與警方發生衝突。當日晚上,北角、炮台山一帶更多次出現打鬥 ,「福建幫」一度以摺椅追打示威者。

林鄭月娥則於同月下旬舉行首場社區對話,附近多間院校都提早放學或停課。對話期間,場館外有示威者聚集,要求林鄭月娥回應訴求。

雙方武力不斷升級 首名示威者被實彈射傷

由於政府只回應了「五大訴求」的第一項,示威者行動逐漸升級,政府及警方亦開始更強硬地應付。9月29日,網民發起「全球反極權大遊行」,全球共有24個國家、 65個城市一同遊行,聲援香港。在香港方面,示威者在銅鑼灣至金鐘一帶縱火、堵塞馬路和破壞港鐵站等,而警方亦出動水炮車及「銳武」裝甲車驅散。期間,一名印尼女記者懷疑被警方的橡膠子彈擊中,導致右眼永久失明。事件掀起國際間的迴響,警方使用武力的指引再次受到質疑。

兩天後的國慶日,民陣原定於當天發起「沒有國慶,只有國殤」遊行,但遭警方發出反對通知書,李卓人以及陳皓桓等人隨即以個人名義,帶領遊行隊伍按照原定路線完成遊行。與此同時,網民自發起 「十一國殤,六區開花」集會,全港多區都有示威者堵塞馬路、縱火、向警員投擲汽油彈等,亦有政府建築物及港鐵站被破壞,港鐵當日共關閉了47個車站,多個大型商場亦陸續關閉。

警方下午開始驅散示威者,期間共開了6發實彈,亦使用了過千枚催淚彈和橡膠子彈。在荃灣,一名中五男學生曾志健被警方近距離射中左胸,是反修例運動中首名被警方用實彈射傷的示威者。警方的行動受社會各界譴責,時任警務處處長盧偉聰則指,該名警員是在生命受威脅情況下才開槍,認為這是合乎指引的行動。Sam坦言,面對政府的打壓,令他曾失去對這場運動的希望,因他見證着很多人被捕,警方更開始使用真槍實彈對付示威者,使他感到難以與政府抗衡。

政府實施《禁蒙面法》 再度加劇民怨

10月4日下午,林鄭月娥宣布,將引用《緊急法》實施《禁蒙面法》,禁止市民在集會及遊行期間使用物品遮蓋面部,是港府回歸後首次引用《緊急法》訂立法例。Sam認為,《禁蒙面法》剝削示威者保障自身安全的權利,並指此舉只會令市民更憤怒。當天晚上,全港多區都有示威者走到街上抗議和堵路,而元朗就有一名便衣警員開槍擊中一名14歲男子的大腿。

翌日,有網民發起「反禁蒙面法遊行」,同時多區亦有集會,不少示威者都戴上口罩或面具,警方則施放多枚催淚彈和橡膠子彈驅散。政府及警方的舉動,加劇了示威者的不滿,導致整個10月份不斷有網民自發活動,包括大大小小的遊行,以及午間快閃行動等,主要都以反對《緊急法》和爭取「五大訴求」為主。

直至11月3日晚上,將軍澳發生警民衝突,22歲香港科技大學學生周梓樂於翌日凌晨,從尚德邨停車場的三樓墮至二樓重傷昏迷,經搶救後延至11月8日早上證實不治。當日全港多處都有市民自發聚集和遊行悼念周梓樂,有人認為周梓樂的死因充滿疑點,質疑警方阻礙救護車到達現場。

另一方面,保安局11月公布數字,指去年6月至9月共有2,537宗發現屍體、送院前或送院時死亡的個案,數字創5年同期新高,但警方則將大部分個案列為無可疑,令人懷疑警方與這些個案有關,當中包括9月被發現全身赤裸,浮屍海面的15歲少女陳彥霖。突然急升的自殺數字和發現死亡個案,亦間接引發激烈的三罷行動。

網民發起「大三罷」 中大理大相繼成戰場

11月11日起,網民號召連續6日「三罷行動」,希望癱瘓交通及強制罷工、罷課和罷市,迫使政府回應「五大訴求」。每天早上近7時,便有示威者在全港多區堵塞主要道路,交通嚴重受阻。「雙十一」當天,一名交通警員在西灣河清理路障時,有示威者嘗試接近,該名警員便向他的右邊胸腹位置開槍。警方事後指該中槍男子試圖「搶槍」,言論再次引起公眾批評。

同日,有示威者於香港中文大學「二號橋」附近,向港鐵東鐵綫路軌投擲雜物,防暴警員到場驅散,但示威者一直佔據校園,並在橋上與警方發生激烈衝突。僅在11月12日中大對峙期間,警方便發射了超過2,000枚催淚彈,示威者則主要以汽油彈及磚頭還擊,亦有人為分散警力,試圖在其他地區堵路,避免警方到中大增援。經過多日的拉鋸及中大校方的斡旋,警方及示威者先後撤離,「中大攻防戰」最終11月15日結束。

除中大之外,香港理工大學亦一度成為雙方的戰場。11月16日晚上,於紅隧收費亭一帶設置路障的示威者,與防暴警員發生衝突。11月17日下午起,多名示威者到理大附近增援,警方隨後包圍理大校園,並發射藍色水炮、催淚彈,以及首次出動聲波炮阻止示威者從校園內逃離 。「理大圍城」一共持續了13日,有部分示威者成功逃出理大校園,亦有人逃走失敗後被拘捕。期間,政府任命曾參與理大行動指揮的鄧炳強接任警務處處長。11月28日,警方派員進入校園搜證,搜證工作歷時兩天,其後正式解封理工大學。在整個行動中,警方於理大拘捕過千人,並檢獲大批汽油彈和爆炸品等。Sam形容理大一役有利有弊,一方面示威者可能因為被捕人數眾多,而對日後參與抗爭有所卻步,但另一方面他認為示威者會思考更多方法對抗政府,不再使用盲目衝擊的方法。

區議會「變天」 美國通過兩法案

「理大圍城」期間,區議會選舉如常舉行。受反修例運動影響,多名政治素人參選,務求打破建制派壟斷局面。市民投票意欲明顯比起以往高,總投票率超過七成。民主派於全港18區中奪得17區的控制權,意味着區議會正式「變天」。

另外,《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及《保護香港法案》亦分別在美國參眾兩院通過,美國總統特朗普於11月27日正式簽署法案,法案正式成為美國法律。

12月示威持續《禁蒙面法》因違憲被判失效

踏入12月,運動仍然持續進行。12月1日,網民於九龍區發起「毋忘初心大遊行」,不過警方當日提早中止遊行,引起市民不滿。一星期後民陣於港島區發起「國際人權日遊行」,有示威者在終審法院和高等法院外縱火,而警方當日未有發射任何催淚彈驅散。之後兩星期均沒有出現大型衝突,運動氣氛稍為緩和。

而高等法院上訴庭在12月10日宣布,《禁蒙面法》因違憲,所以法例即時失效。翌日,監警會五人國際專家組發聲明指,由於調查權力不足,將會退出監警會。

警方打擊支援示威者平台 再惹不滿

一星期後,警方以涉嫌洗黑錢罪拘捕為示威者提供被捕支援的平台「星火同盟」4名成員,並凍結其於滙豐銀行的7,000萬元。 12月23日,網民於中環愛丁堡廣場發起「聲援星火同盟集會」,批評警方無理檢控,並要求警方撤回控罪。在平安夜,有網民在各區發起「聖誕和你shop」,各區商場均有人叫口號和破壞商場內店鋪,亦有人在港島一帶聚集,有大批警員戒備,並使用催淚彈和水炮車等驅散人群。

運動持續至2020年 首名示威者罪成入獄

反修例運動延續至2020年,民陣於元旦舉行大遊行,抗議警察加薪以及凍結「星火同盟」的銀行帳戶,並呼籲巿民加入工會。期間灣仔一帶發生衝突,警員曾施放催淚彈,並要求民陣立即解散遊行。其後,中環及銅鑼灣等地區亦發生激烈衝突,多人被捕。翌日,一名22歲男子承認一項在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罪,被判囚12個月,成為反修例運動中首名罪成入獄的被捕者。

新型冠狀病毒肆虐 示威活動驟減

運動於農曆新年期間仍未平息,政府率先於1月15日宣布,因公眾安全問題取消年初二的煙花匯演。其後,2月至4月期間,本港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嚴峻,加上政府於3月下旬訂立《限制令》,禁止多於4人在公眾地方集結,大型群眾活動大幅減少,而市民主要都是於每月某些日子進行悼念活動。

Sam表示,經過近一年的各種遊行和活動後,自己也會不斷反思參與活動的目的,如果是「為出而出」,便會留待下一次有清晰目的的遊行才參與,不希望無目的地「送頭」。

運動逐漸復甦 首名示威者暴動罪成判囚

4月下旬,疫情逐漸緩和,運動亦漸有復甦之勢。網民多次發起「和你唱」活動,表達爭取「五大訴求」的決心,包括於母親節當日在多區商場聚集,惟遭防暴警員驅散,至少200人被捕。

此外,一名參與去年6月12日立法會衝突的22歲男子,因干犯暴動罪,於5月15日被判入獄4年,他是反修例運動中首名承認暴動罪的示威者。同日監警會發表報告指,「元朗七二一襲擊事件」並無出現警黑勾結的情況,另外亦沒有證據證明「八三一太子站事件」中,有示威者被警方毆打至死。林鄭月娥就表示,報告客觀全面,並建基於事實。

示威者望港人思想進化 疫情後再站出來

過去一年,所有香港人都經歷了大大小小的事件。回顧一年來運動的高低,Sam認為,不論勇武派還是和理非,都曾經歷過高峰期,但「七二一」和「八三一」事件無疑是令更多人走到前線的導火線 。

反修例運動歷時一年,雖然中途曾受疫情影響,但市民向政府爭取訴求的心仍未磨滅。 Sam表示,希望在疫情緩和後,市民會再次站出來,而思想上亦需要進化,並回想當初出來的初衷。

然而,全國人大在5月下旬通過「港版國安法」,有人質疑中國政府的行動,將再進一步限制港人的自由,並打壓社會運動。初夏將至,香港的未來會如何發展?

 

相關新聞

(池詠鍶攝)

【元朗721】紀念一周年遊行 至少8人被票控「限聚令」

【本網訊】「元朗七二一襲擊事件」接近一周年,天水連線舉辦的「719元朗恐襲周年遊行」遭警方以疫情為由,發出反對通知書,繼而宣布取消,由一眾民選區議員代行。期間警方數次截查在場人士包括記者及區議員,並向至少8人發出違反「限聚令」的告票,更曾施放胡椒噴驅散和一度高舉紫旗作警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