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 年 5 月 30 日
首頁 / 生活隨筆 / 【新瓶舊酒】不妥協的電影

【新瓶舊酒】不妥協的電影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卡露的情人》(Carol)告訴我,愛上一個人只需一個眼神;《斷了氣》(A bout de souffle)告訴我,愛上一齣戲只需一句對白:“Because I want you to love me. But at the same time, I want you to stop loving me.”

《斷了氣》是法國新浪潮導演高達(Jean-Luc Godard)的第一部長篇電影,在此之前,高達已拍了五部短篇電影,而他《電影筆記》的伙伴,亦開始從「筆戰」跳進電影圈,每位鋒芒初露。對高達而言,拍攝《斷》,或許是讓他追趕同期步伐的機會。不過高達接拍《斷》的機緣卻來自杜魯福(François Truffaut)。《斷》的故事本是由報紙新聞改編,杜魯福有意把它拍成《四百擊》(Les quatre cents coups)的續集,後因各種問題無疾而終,最後杜魯福便將故事構思轉交高達,所以後來《四百擊》的續集便是Antoine et Colette這部短篇作品。

《斷了氣》大概可歸類至警匪愛情片,最好看的主線非兵捉賊情節,而是男女主角的角色設定,是在暗示不同類型的人。劇中,男主角Michel是個無前途、無職業的人。他因趕著找女主角Patricia而偷車,最後無理槍殺警察,淪為通緝犯,更試圖說服Patricia與他一同逃走到意大利。反觀,Patricia是個有前途、有理想的人,她是個從美國到巴黎的留學生,一心當作家及記者,卻被Michel說服得舉棋不定,最後選擇出賣Michel來證明自己不愛他。若把他倆當作愛情故事般看,Michel為了取得Patricia歡心能胡作非為:偷車、偷錢,這大概是一齣「烽火戲諸侯」的浪漫愛情電影;但撇開感情層面,Michel的角色正正刻劃了50年代末的青年,左派對共產主義存疑惑,右派亦對戴高樂政治感猶豫,以至青年厭倦政治,成為高達戲內無道德、無目標的反社會主義者(Anti socialist)。[1]

Patricia的美國背景及其行為,恰恰與Michel形成強烈對比,她是屬於社會正常的一類,又是現代女性。其中一幕Patricia訪問知名小說家,該小說家認為美國女人能支配男人,但法國女人沒有取得支配權,這兩點為Patricia出賣Michel作了鋪排。與其問Patricia愛不愛Michel,倒不如問Patricia願不願意成為反社會者的一份子。“If a girl says she’s not scared, then can’t even light her cigarette, it means she’s scared of something. I don’t know of what, but she’s scared.” Michel知道Patricia在害怕,但不知她在害怕什麼;Patricia缺的是勇氣,Michel有的是勇氣。

「拍電影就像一本個人的日記、一本筆記和一段個人獨白。」[2]

我看高達完完全全把《斷了氣》拍成最個人、最私密的電影,甚至在公映後有不少人看得七孔生煙,批評他打亂電影文法,尤其是大量的跳接(Jump Cut)。但高達運用的跳接反讓後世模仿,他在同一個動作鏡頭中剪接,未有突兀卻非常跳脫。高達神話般創出跳接的新技巧,事實上他卻是無心插柳。由於《斷》的製作預算是當時電影平均預算的一半,所以他只好「發明」跳接節省膠卷。另外,高達在《斷》中不乏滲透自己喜好,將自己喜歡的畫作、文學、電影、作家、導演全放進電影中,成為符號,向它們致敬,但同時又能與劇中故事拉上關係,加強觀眾對該電影之詮釋空間。

“Between grief and nothing, I will take grief.”

在故事中,Patricia顯然選擇了憂傷,但Michel認為“Grief is a compromise”而去選擇無有;我相信,那時的高達也會選擇“Nothing”,他若果妥協,才不會加入《電影筆記》,更不會拍出《斷了氣》。


[1] 焦雄屏(2004)。法國電影新浪潮。台北:麥田出版。

[2] Hayward, Susan and Ginette Vincedeau ed., French Film: Text and Context, London and New York, Routledge, 1990, p.439.

相關新聞

【昭君出菜】點「只」冰冰

上兩回都介紹非常重口味的泰菜,今次昭君決定做回一個香港女,為大家介紹茶餐廳的前身--冰室。小時候,家住油麻地,家父閒時便會帶我去冰室嘆件菠蘿油,飲杯Oversize的紅豆冰,就這樣過一個下午。可惜,其後舊式冰室相繼倒閉,要再次品嚐冰室獨有的美食已不容易。昭君今次走遍九龍東、新界北,尋找失落的味道、失去的回憶,喜歡Vintage的文青吃貨必定要留意,準備相機食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