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7 月 28 日
首頁 / 視像新聞 / 「女同學」組「創傷同學會」 小曹:沒有真相沒有修復

「女同學」組「創傷同學會」 小曹:沒有真相沒有修復

【本網訊】去年懲教署規定男囚犯必須剪短頭髮的常規令,被裁定涉及性別歧視,再次引來社會對性別權益的爭議。香港中文大學講師曹文傑小曹,在性別研究路上時常反思社會不公,質疑政府施政重視威信多於性別平等。2019年反修例風波更引發他跨領域,由「女同學社」執行幹事身兼「創傷同學會」成員,助港人療傷。他認為若社會要展開新一頁,各界必先發掘真相。

記者/李翠美 余月明 編輯/林瑞庭 李馨萍


性別研究的興趣源自不公

小曹從小知道自己的同性戀取向,對性別研究的興趣亦因而萌芽。他經常會思考自己與同卵雙生哥哥有何不同,常常質疑社會普遍產生的性取向疑問總是面向他,非其異性戀的哥哥。出於社會對同性戀者的不公平對待,小曹希望作出改變,他後來積極投身本港的同志運動,與朋友成立同志組織「女同學社」,爭取就性傾向歧視立法,關注妊娠法例、家暴條例、色情查禁等等。

政府恐因囚犯剪髮權失威信

小曹眼中的平等,並非指大家都要做一樣的事,而是有平等、相同的機會做不一樣的事。去年終審法院就男女囚犯剪髮規定不一,裁定懲教署違反性別歧視條例,小曹認為,容許囚犯選擇讓自己舒服的髮型是尊重人的尊嚴,以性別劃分的規定並未有照顧到想留長髮的男性,亦質疑懲教署所指的保安理由同樣適用於女性上。

他更見政府並不願意在政策上打開缺口,讓人民經驗勝利,不論是否涉及同性權益的案例,都會出現「政府輸,必然上訴」的現象,批評政府以要取得勝利為目標,並非以達致性別平等作為其施政最重要,或其中一個重要的考量。他又形容若然政府敗訴等同社會挑戰其威信,令其合法性降低,甚至給予市民理由向其作出反對。

集結力量療癒港人增韌性

小曹一方面活躍於同志運動,另一方面亦留意到社會壓迫越來越大。直至2019年反修例風波,他眼見不少港人飽受身心創傷之苦,決定與一眾同路人成立「創傷同學會」。當時「創傷同學會」成員預計反修例運動會是場持久戰,不約而同地想將「創傷」概念引入香港及反修例運動中,希望增加更多人對「創傷」的認識,以助其療癒過程,增強港人的韌性。「創傷同學會」會提供課程、講座等,亦會轉介就社會事件有很大情緒困擾的求助人予臨床心理學家,小曹笑指社會的迴響不錯,幸好暫時未被標籤做「左膠」。

小曹指反修例風波為港人帶來非常深的傷痛,如果沒有真相、勇氣實在難以修復。他更指出若一個地方想展開新一頁,則需要回望過去有哪些人要負上哪些責任,不論是被審判、公開道歉、公開承認責任等,都能夠令被害的人較易去寬恕,同時不再將自己捆綁在受害人的角色,從而展開新一頁。

歷史證黑暗將終結 籲港人維持火苗

小曹預視香港的未來或會越來越黑暗,但參照台灣、南非、哥倫比亞等地,其經歷比香港更差的時刻後,在若干年有煥然一新的社會狀況,所以認為無論多麼輝煌、龐大的政權或朝代,均會有終結的一日。他寄語港人,即使未必可以創造或計劃轉變,但港人可以創造帶來轉變的條件,因此要盡可能在生活實踐理想、累積民主經驗。而在看似無能為力的當下,如何保持火苗、捱過去漸漸成為港人的合理議題,小曹形容社會轉變是個漫長過程,自己會以學習的心態投入每項活動,支持公民社會。

相關新聞

HEHE唔檢點?似女仔? 同志劇導演:刻板印象令人誤解

【本網訊】Hehe,由英語中兩個「he」組合,屬網絡用語,意指男同性戀者。只要在Youtube搜尋關於Hehe的關鍵字,很快便會發現一套名為《我的Hehe室友》的處境劇,兩季故事主要講述一位男同性戀與一位異性戀男生同居的生活點滴。大眾對男同性戀者都有不同看法,你眼中的男同性戀又是怎樣的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