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投稿

晨星璀璨 與眾不同

近年香港的年輕人對於本地音樂愈來愈重視,同時亦都令本地的音樂業及偶像業快速發展。 林家謙、呂爵安、陳蕾、葉巧琳等等,都被受香港人所認識,而其中我最想和大家分享的歌曲為《凡星》。 《凡星》一曲所講解的是作為一個資質普通、平庸之人依然應該尋找到自己的興趣、生命的方向,不在乎他人目光,為自己闖出一片天,為自己而瘋狂。 正因臨近文憑試考試,希望向準考生介紹此歌能令大家能改善心態,放鬆心情,亦希望大家在自己的領域上都能闖出屬於自己的星芒。
學生投稿

《沒有人可以為你的幸福負責》

幸福與必然,沒有對等的關係 主動尋找自己的幸福 也是人生課題之. 我們的愛停留在過去 就如繩子綑綁著自己,箍緊不放 若悲傷、怨恨在某時某刻找上門來 你會選擇把它無限放大 還是好好回味 與其將負面情緒放在心中懲罰自己 倒不如學會釋懷 或許人生會更快樂 「花無百日紅」 放任自己所認為的美好 才是對自己負責 對幸福負責 「別傷心傷上癮」
學生投稿

年花盛放 共享天倫

已有兩年多的時間,我沒有和家人在維園年宵市場裏一同購置年花。 年花寓意一整年的家庭幸福,為一年之初帶來無盡生機,但走進花市不單是希望可以買上一棵優質的年花,更重要是在這段值得慶賀的新年時節,與親朋好友一同走進熱鬧的花市裏,享受共聚的時光。 香港人生活節奏快速,工作忙碌,末必能和親朋好友經常相聚,而新年正是一個好時機讓大家聚首一堂。年花是新年不可或缺的象徵物,若沒有年花,總覺得欠缺了些許新年的氣氛。 希望明年的年宵市場可以順利舉辦,讓一年之初能夠熱熱鬧鬧,人們可以買上一棵美麗的年花點綴新一年新開始。
學生投稿

木棉花開 春意昂然

時隔兩星期,我步出家門, 驀然發現人們換上夏季衣服, 夭橋旁亦綻放起滿樹的橙紅。 當我透過螢幕與外界聯繫, 誤以為失去了感受的能力, 細看這木棉卻觸動我心扉。 聽說寒冬看似遙遙無期, 木棉花開時則越發燦爛, 沉寂的軀幹再燃起烈火。 三月,和煦的春風一拂, 木棉便開了遍地。
學生投稿

雨後甘露 只為花開

Flowers are silent, but even their silence says a lot – Rekha in Silsila 花—悄然、不著痕跡地袒露至誠的話語,含羞而強作從容,在劍拔弩張的歲月中,幻化成輕柔飄動的羽毛,缓缓地把話語拴在心窩,吐露出一縷情絲。斑駁的歲月中洗滌混濁,迷離且虛無,卻有力地竄進腦中,刺探那柔軟心思,伴着皎潔明月娉婷起舞,靜謐印下足跡,且待至誠之心珍重。 悵然兩下淅淅瀝瀝,路人足下濺起朵朵水花,偶爾落在靜卧地上、輕搖擺動的鮮豔花兒,清寂中它柔和凝望星空,繁星點點,彷彿與塵世無關。雨水把花兒打濕,花在兩水的滋潤中,顏色變得更鮮艷,點滴陽光折進水珠,曳動著晶瑩,七彩五環繞成圈,漩渦與瓣蕊間被包裏在至柔至軟中,阻遏與混濁沾邊,珍重霽風朗月。
副刊

《香港電車故事 鬧市中的電車》

「叮叮」— 在香港島居民的眼中都是十分熟悉的交通工具。電車在香港已經超過100多年的歷史,1903年開始進行電車的路軌鋪設工程,直至現時,香港已有120個電車站,178輛雙層電車。電車在居民眼中不僅是一種回憶,亦是生活的一部分,對外地觀光客而言更是一個著名景點。 
港聞

移民潮-離留的抉擇

機場是一個充滿悲歡離合的地方,往年到機場大多數是因為旅遊或到海外留學,但近年不少港人看淡香港的未來,繼而選擇離開熟悉的「家」,打包行裝移居他國。香港也繼97回歸後,迎來第二次移民潮。
副刊

《擁抱時代的脆弱》

記者:梁耀聰 攝影:梁耀聰 過去幾年,在世界各地,香港,現實的常態及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都備受挑戰。社會衝突、氣候災難和蔓延全球的疫症,正不斷醞釀和發酵。人的脆弱及無力感,開始暴露在這個社會。 面對這樣的困局,李伊寧策劃了「圓缺俱樂部」藝術展。這次展覽聚焦於貼近當今社會現況的三種脆弱性──親密關係中的敏感、生命體驗數碼化的衝擊、以及社會設置與個體自由間的矛盾。正因為時勢艱難,她希望香港人可以藉富有不同實驗色彩的藝術品,重新找回人與人之間的聯繫及審視這個大時代下的挑戰。 「圓缺」一詞出自宋代詞人蘇軾《水調歌頭》作品中的「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概括了人生的悲喜聚散感慨情懷,適逢千年後的我們踏入一個充滿變數和離散的時代,人與人之間的距離體驗不斷被改寫。「這是一個即使走在街上都可能隨時流淚的時代,我想邀請人們聚在一起共同體會『圓缺』,打開自我,在與藝術作品及身邊觀眾的連結中找到梳理和抒發心緒的新隧道。」- 策展人李伊寧。 Ava與她的男朋友James一同參展,他們形容在這個動盪的時勢裏,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在這段時間裏,我們的人際關係開始變得敏感和易變,我們唯有持續調整社交的途徑及互動的新方法。」「我也是很一不小心就可能跌入脆弱及不安寧的心境,但我認為這正是一個轉機讓自己勇敢地跳出舒適圈,讓自己投入『脆弱』的懷抱,就像『試當真』一樣,在嘗試的過程中來來回回地試錯,試下認真認真試下。」 「脆弱」究竟是否為生命及社會中的一種恆常上本質?Ava與James帶著好奇心和帶著探索的心情來到展覽尋找答案。放輕腳步,輕柔內省,釋放自己最真實的心緒。
Uncategorized

《港區國安法》賦予新權力執法 郭嘉銓:市民毋須憂慮

《港區國安法》自去年實施以來,市民對法例持有不同立場,有人認為是製造白色恐怖,對警方執法和司法制度不信任。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郭家銓接受本報訪問時強調,落實法案可保障市民利益,且法例實施可令社會回復平穩,維護國土安全也為中國人「應有之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