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訊】他曾是知名的狗仔隊,芸芸攝影記者中數他工資最高;他曾偷拍的名人多不勝數,風頭一時無倆;他曾染上毒癮,更患上思覺失調,甚至自殺。歷盡人生的大起大跌後,過去都成為了歷練,推動他向未來邁進。他就是行內人稱「春麗」的歐健樑。

記者:李易聰 王凱玲
編輯:張文媛 楊嘉莉

春麗1992年入讀珠海書院新聞系,未畢業已經在《快報》任職攝影記者。「看到招聘廣告便打算一試。當時對攝影無甚認識,《快報》請了我便邊做邊學」。當時他負責走的「體育線」要操控的攝影器材甚多,亦要求快速的反應,因此一直是新聞攝影中最難的一瓣。他一流的拍攝技巧,便在這木人巷般的環境中浸淫出來。

閱歷驚險

輾轉多年,春麗於不同的報紙雜誌當過攝影記者。《蘋果日報》1995年成立後,他即被挖角到《蘋果日報》,主要負責一些名人專題,後來發現銷路十分不錯。「當狗仔隊好像賊般刺激,一隊人預先做好所有資料搜集,研究周圍環境以及如何『下手』,務求拍到最精彩的偷拍相片。」春麗初入行時所學的攝影技巧終能在狗仔隊裏發揮得淋漓盡致,但他當時對良知無甚概念,只知道要做好要做的事。為了「做好呢份工」,他曾假扮上流社會與經紀高談闊論,目的只為了進入大廈。

攝影生涯最危險的一次發生在台灣。「當時坐在計程車上,我們在一間夜店外研究環境,希望能偷拍明星。忽然有黑幫人士出現,並用槍指著我的頭,要我下車,警告我立即離開……這是人生中唯一一次被人用槍指著頭」。

生涯中驚險的歷程還包括一次印度之行。「當年想做一些電影探班後的明星偷拍,工作完成後打算離開,但因戰禍未能由印度直飛香港,惟有經陸路到大陸,那時下?雪,山路又滑又窄,車的左面是峭壁,右面是深不見底的懸崖。司機還打趣說不久之前才有位軍官連人帶車直墮山崖,十分驚嚇。」縱然驚險,春麗現在認為這些經驗是值得的,因為工作豐富了他的所見所聞。

心理失衡

雖然春麗在工作上十分成功,亦很受器重,但以扭曲事實為樂的工作,令他精神壓力十分龐大,對所有事情都持負面態度。「聽聞有人升職加薪,我內心不但沒替他高興,反而是往壞的方向想:『一定是和上司搭上。』」

偏激的思想帶來了龐大的壓力,加上經常接觸娛樂圈這大染缸,終令春麗染上毒癮。但毒品對他的工作表現影響極深。「當時由事業高峰慢慢下滑,最嚴重是經常忘記事情,例如拍照時忘記入菲林,明星走過時也忘了要拿起相機拍照。」

後來他更患上思覺失調,經常幻想被人反跟蹤。當時他一名攝影師朋友因吸毒去世,使他萌生尋死的念頭。就在春麗迷失於毒海,希望自殺的一刻,他偶遇了一對喜愛分享的夫婦,帶他相信耶穌,從此令他的命運得以扭轉。

命運扭轉

一切都是機緣巧合。有一天春麗提早下班,閒來無事又沒有好去處,偶遇一對夫婦邀請到佈道會。在活動尾聲時,傳道人邀請在座未相信的人把生命交給主耶穌時,春麗心想:「反正都決定自殺,就『豪畀?(耶穌)』」。就在他站起來那一刻,忽然聽到一把聲音說會幫他還清債務。當晚回到家後,春麗奇妙地失去吸毒的慾望,因而開始堅定相信耶穌。

信仰雖然令春麗找到良知,卻令他往後的狗仔隊生涯變得難過。雖然他內心掙扎,但他認定主耶穌有所啟示,因此沒有離職。但他對於自己的價值觀愈發堅持,並斗膽跟上司言明對方「有權解僱自己,決不做埋沒良心的事情」。春麗「不偷不作」的舉動,令公司業績開始下滑,至2007年終被解僱。

「我清楚知道往後該走的路,其實有更大空間可以發揮。」離職對春麗而言實非不幸,更令他跳出攝影師的框框,成為跨媒體傳媒人。他於2008年跟朋友創立God-Platform,作品包括谷祖琳的結婚照,還有歐陽靖《Angels》的MV拍攝。

利用偷拍

開設公司後,春麗並無浪費多年的狗仔隊經驗,反而致力把偷拍技術融入新工作。「例如影小朋友,要他們站好十分困難,唯有偷拍才能捕捉他們最真的一面」。善用這門技術,確能帶來與眾不同的效果。「有客人準備求婚,希望日後在婚宴上播放片段,於是找我們偷拍。」春麗換個角度,把偷拍當作包裝,用來滿足他人的八卦心態,令同一件事變得有趣。無悔過去做狗仔隊讓春麗累積了不少寶貴經驗。回望過去,他直言無悔,卻提醒自己要從這段經歷中學習。最近,有公司邀請他合作,為模特兒拍攝性感照。但他想對社會負責,推掉工作。「我想辦一個類似年宵、充滿歡樂和正面的嘉年華。當然背後會有信仰價值觀,但歡迎所有年輕人參與,例如有一些攤位,是為更生人士而設,讓他們參與社會。」他更想教書,啟發年青人,積極為社會灌輸正面訊息。

狗仔隊常用偷拍手法

201102_people01_2

偷拍原來大有學問。春麗指出,狗仔隊有「硬性」、「軟性」、「撞」、「夾」和「作」五種偷拍方式。

第一種是「硬性」偷拍,狗仔隊要在當時人不知情的時候進行。例如知道某名人婚姻出現問題,便預先追查他出沒的地方,並嘗試跟蹤,務求拍下他與情婦的合照,做一則婚外情故事。

至於「軟性」偷拍,則沒有先擬定主題。狗仔隊會相約名人專訪或拍攝宣傳照,然後進行跟蹤,再看能否拍到合適的照片。

臨近喜慶節日,狗仔還會到名店碰運氣,希望碰到名人作偷拍。另外,他們會把偷拍得的照片交給文字記者,讓他們發揮想像捏造故事。

原來偷拍還有真假之分!春麗說:「狗仔隊近年都偏向假偷拍。例如明星出唱片便會和狗仔隊「夾」偷拍作宣傳。」

 

留言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