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ent總編輯 張肖彤

【仁聞觀點】少女等不到換肺最終殞命,令人惋惜,亦激起社會討論器官捐贈政策問題。食物及衛生局局高永文在公開場合提到有意見指,香港可參考外國做法,如生前沒有提出反對,死後其器官可作移植。現時香港只有 177,000 人登記了器官捐贈名冊,只佔全港人口 2.5%。香港的器官捐贈比率亦較不少國家低,許多病患在苦苦等候合適器官的途中辭世,當局實應重新檢討整個器官移植政策,以至宣傳方針。

不少國家如新加坡、西班牙、法國,採用了自動捐贈器官機制 (Opt-out system),預設默認了所有人均同意捐贈器官,除非當事人在生前表明不願意,對於有需要的病患來說,無疑是即時增加了他們獲捐贈的機會。然而,有關機制牽涉到遺體所屬權等等具爭議性的問題,有人誤解自動捐贈機制等同以強制方式強搶市民器官,亦擔憂會令醫護人員為了取得器官而不搶救病患。種種誤解和疑慮不是一時可以消除。若要改換機制,亦要經過長時間討論,凝聚共識才有可能實行。

況且,現時香港採用的自願捐贈機制 (Opt-in system),在不少國家的成效其實不錯,例如美國去年每百萬有 27.02 名捐贈者,英國有 20.4 人,較之香港每百萬人不足 5 人領先幾倍。可見改善捐贈率低的情況,不一定要在難纏的機制上著手。

第一,增加宣傳。有報道指出,香港的器官捐贈數字升跌急遽,在傳媒報道頻密期間,數字會急增,過後又會跌回低位,可見營造社會氛圍有助增加家屬捐贈器觀的意欲。

長遠來說,更多的宣傳教育亦可幫助改變市民的價值觀,讓更多人明白器官捐贈的意義。

第二,推行更簡便的登記捐贈程序、增加詢問意願的次數。現時登記捐贈器官仰賴有意捐贈者自發上網或郵寄表格登記,非常被動。反觀德國要求醫療保險公司定期向 16 歲以上市民派發器官捐贈詢問表,美國加州要求駕駛者在申請或延續駕駛執照時,需在表格上填寫器官捐贈意向,方式都快捷簡便,值得借鏡。很多人如今已無「留全屍」的觀念,調查顯示近半家屬是因不知道離世者意向,而不敢決定捐贈,有關措施相信可大大改善問題。

第三,設立專門機構統籌有關器官捐贈的事項,並增加器官移植聯絡主任。現時全港只有七名的器官移植聯絡主任,平均一位要負責一整個醫院聯網的聯絡工作。對比實行自動捐贈器官機制的西班牙,該國有專門負責器官捐贈的機構,培訓大量協調員,有利搜尋及處理更多適合個案,並向死者家屬更仔細解釋器官捐贈的詳情。

除了以宣傳手段鼓勵願意捐出器官的人及早登記,多國均立法讓願意捐出器官的人可優先獲得器官,值得參考。例如,以色列在 2010 年通過法例,讓簽署了器官捐贈卡的人及其親屬可以在需要接受器官捐贈時獲得較高的優先權。鄰近的台灣亦實行了類似政策。

總括而言,政府實在有很多手段可以改善器官捐贈情況,以往低捐贈率實在是「非不能,實不為也」,當局應該乘社會關注之際,加緊步伐推動改革。事關早一步成功,將意味更多病患可能得到重生。

留言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