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訊】家,是我們的安樂窩,是我們的避風港。正因為家對我們重要,選購合意的傢具正是新屋入伙的首要任務。對於家中一櫃一桌,有人去舊近新,亦有人選擇回味陳年氣息,把回憶帶回家。


記者:勞敏儀 蔡麗娟
編輯:陳欣瑩 鍾焯媛

走進上環結志街,這裡有一間由外國人開設的二手傢俱店 - General Store。外表與鄰近具中式舊區風格的店舖形成強烈對比,店內暗黃色的燈光,棕色為主調的家品,令人如踏入復古的國度。作為店主之一、與Shelly Yahashi共同進退兩年的Denothy 表示,當初選擇經營 General Store 是因為「分享」二字。

General Store 空間有限,卻內藏無數珍貴的古物傢俱及藝術品,隨手一件都蘊藏經典的歷史故事。店內傢俱大部分來自外國供應商,而 Shelly 亦會在旅行時順道入貨。她不時與日本東京的合作伙伴 W WORKS 交流,以獲取更多二手傢俱。

對於收藏品的真僞,Denothy 指她們傾向信任供應商,而部分設計師作品附設計圖標及指定生產商,加上自己亦具一定鑑賞能力及經驗,自忖應付有餘。當遇上有人主動提供二手物品時,Denothy 會先考慮物品是否與店舖風格配合再作決定。但無論是以哪種方式收集,General Store 都堅持「真復古」而非仿製品,「我們賣的是 Authentic(正宗),是 Vintage(復古)」。

不同背景愛舊物

現時顧客以外國人及遊客居多,時裝設計師﹑室內及平面設計師,甚至裝飾家都是店內常客,他們會從店中尋找靈感進行創作。目睹每一位買家遇上心頭好的一刻,往往是經營裡頭最窩心的回報。

傢具故事說不完

每件二手物件都帶有上一位主人的故事,往往「身世」不凡。Box-set-of-coffee-spoonsred2

一套日本陶瓷家品,是 Shelly 在名古屋一間舊寺廟中發現,最後在負責人手上購入。位於店舖正中的一張白色椅子,是由上世紀一間名為 Iron Rite 的公司發明,為了使熨斗工廠內的工人坐得舒服而設計,可謂第一張人體工學的椅子。包裝精美的長形盒其實是三套早期英式的餐具,是攪拌用的銀製小匙,餐具是 Shelly 好友存放於店內寄賣,更是與店內復古風格不謀而合。

 

IMG_6431花容月貌總會逝,任何物件亦有變舊的一天,但當遇上有緣人,傢具便能重獲生命。Simple Living 老闆馮永權(Wing)是舊時代物品愛好者,以發掘未曾擁有的舊物為樂。他自嘲自己已陷入無底深淵,收集所得的喜悅遠勝金錢。能否轉賣頓成其次,只為獲得往昔丁點回憶及滿足感。

自認喜歡收集舊物的程度猶如吸毒,在 Wing 眼中,往日的設計人性化、美觀實用、更富有手感。曾經有位做皮革的年輕人想找一部打字機,Wing 在傾談中知道買家真心欲購入使用後,即以 100 元低價出售。對於自己收藏的物品,Wing 並沒有「最鍾意」三個字,只希望有緣人懂得欣賞及使用這些舊時代遺留下來的物品,從新賦予它們存在的價值。

從尋寶中說歷史

Wing 的收藏品多不勝數,在觀塘工廈所租的五千呎樓上舖,除了可讓收藏品公諸同好,更有望為這些來自各國各地的心頭好覓得「好歸宿」。為了把每一件心動的藏品帶回來,Wing 絕不吝嗇。

今時今日衛生巾無人不曉,但 Wing 這盒婦女尼龍衛生帶則相信會令你我詫異。要考究當中用法,大概只有年過半百的婦女才能憶述。

購自台灣的懷舊電動玩具車,外表不揚但卻是上一代的回憶。雖只需約五百港元便成功購入,但運送過程卻花上千餘元。

戲院凳你坐過不少,但這一款你又看過了嗎?為了回收三百張舊式戲院凳,不但要在密封昏暗的舊戲院用保鮮紙打包,且需另外租用貨倉安置,Wing 卻指這些凳都似有靈性,總能在每月交租前賣出幾張,應付開支。

留言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