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訊】高高在上、詞鋒銳利、得勢不饒人…… 律師給我們的感覺就是距離,因此有「離地律師」之說,但新晉「法律界男神」梁允信(Wilson Leung)告訴我們,其實律師也可溫文爾雅,平易近人,更是走上前線,支援社運的一群。


記者:鄧可盈 黃文軒 馬卓爾
編輯:楊頌雯 施曉雯 
攝影:馬卓爾

  梁允信是「法政匯思」的召集人之一。組織於年初成立,成員包括大律師、事務律師和法律系學生,旨在保護香港核心價值。Wilson 指, 「法律是經由立法過程產生,而立法的過程正正就是政治的過程。」由此可見,法律和政治是有關連的,所以一個律師團體,有「法」亦要有「政」。他認為,自己應該站出來,為保護香港出一分力。雖然Wilson 現時站在法政的最前線,但原來他小時候並不喜歡做律師,原因與他的父親有關。

  Wilson 的父親是一名事務律師,負責處理屋契等問題,「其實小時候覺得(做律師)好悶,所以我覺得自己一定不會做他(父親)做的東西。」雖然Wilson 初期主修哲學和政治學,但後來因法律與哲學的思考方式相近,所以吸引了他修讀法律。Wilson 亦曾經到國外留學,並於英國、美、加等地居住,近年才回流香港。香港給予他的親切感是令到他回流的主要原因:「你和香港人聊天,你說的話題、笑話都好相似,有時不用解釋就明白你說甚麼。」這種家人的感覺亦只有香港人能夠滿足他。

走出自己的安全區

  香港去年先後發生《明報》前總編輯劉進圖遇襲、中央發表「一國兩制」白皮書、人大8‧31 政改「落閘」、雨傘運動等超乎港人想像的事件,帶給Wilson 不少啟示:「以砍伐森林來比喻, 香港的核心價值近年被不斷被入侵。作為香港人,我們有責任站出來保護它。」以前,他雖然認為參與政治很重要,但亦僅以投票和發表意見的方式來參政。「從前覺得有泛民或者其他組織關注政治經已足夠,但雨傘運動後,大家漸覺每個普通市民都有責任、有能力去做一些事。」

  Wilson 本性害羞,成為公眾人物後,要面對的挑戰實非一般人所能想像:「你有目標就要作出適應,踏出自己的舒適區(comfort zone)!」面對愈來愈多採訪,甚至因外表出眾而被傳媒冠上「法律界男神」稱號,他對此表示「好搞笑」,「當然我喜歡低調,但有時(有人留意自己)又並非壞事。香港之前的問題是政治冷感,很多人覺得政治是一件很複雜的事, 如果可以令人想看,是一件好事,例如我有朋友完全不知政治是甚麼一回事,不過他看到我上報,覺得男神『幾搞笑』,於是他便開始問我,這(法政匯思)是甚麼組織,給予我機會解釋這個組織的作用和政改。」

梁允信

拋開牽制 忠於自己

  作為一個律師,平日的工作已經分身不暇,成立「法政匯思」對Wilson 來說更是百上加斤。面對沉重的工作,他卻面不改容地指,「我覺得有一種責任,無論你有沒有成果都要嘗試。去到人生的尾站, 你回頭看,到底有沒有出過力去做應該做的事呢?如果你盡了力, 起碼對得起自己。」Wilson 亦表示,如果自己有子女,也會希望培養他們有這些概念,貢獻社會,而非只想著賺錢、買樓、買車。

  近年,決心留在香港緊守核心價值的人似乎愈發見少,而促使Wilson 盡量去緊守這個價值的,是一份家的感覺。在許多香港人眼中,香港的價值已經慢慢變質,被問到會不會離開香港, 他堅定表示不會移民,因自己非常喜歡律師工作,希望可以一直留在香港繼續執業。不過,思前想後了片刻,他又緩緩地說:「如情況發展至沒有了司法獨立,法官和警察全都依政治考慮來判決和執法,那我就可能會考慮這個地方是否值得留下。」律師的身分也令他更感同身受:「如果法庭變為政治工具,那可能做律師也沒有意義了。」無論律師還是組織工作, Wilson 都希望透過這些拼圖,一塊一塊地拼湊出一個屬於自己的香港。

後記

  律師一向給予別人嚴肅的印象,但訪問中梁大狀一直有講有笑,更跟我們提到,有追看最近播放關於律政工作的電視劇集,又戲稱製作比以往香港的法律劇集有較少令人發笑的謬誤, 更貼近現實。訪問完成後,他彬彬有禮地送我們到電梯口,記者才發現他果真不是「離地律師」。

 

留言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