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訊】當2017 特首普選路前,仍是一片迷茫,下屆候選人卻在你一言、我一語之間,勾出輪廓。食物及衛生局局長高永文,在一眾局長中民望最高,榜上有名也絕不為過。然而,他卻斬釘截鐵道:「選特首,我完全無興趣。我暫時的興趣只是完成這個任期。」

記者、攝影:施曉雯 張肖彤 編輯:陳浩然 何健聰

偶爾扭開電視,看看新聞,幾乎總見高永文被各式各樣麥克風包圍的一幕。限奶令、醫療保險、H7N9 禽流感……常道「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於局長來說,正是鏡頭前十秒鐘,鏡頭後不知埋首公務多少晝夜。

暫無意連任

「我最大的犧牲,是投放在家庭的時間少了。雖然我會盡量抽時間探望父親、預留時間給家人,但無可避免,時間一定少了。」

身負要職,育有兩子的高永文,不單犧牲了享天倫之樂的時間,連私下喜愛觀鳥這興趣,也不得不暫時放下。倘若在忙碌中騰出空隙,也甘願花在義工服務上,如去年10 月,他就曾到內地徒步籌款。

公務纏身,或許纏得太緊,他說:「我希望可完成任期,之後回歸自己的生活,分配時間:直接臨床工作服務病人、陪家人和觀鳥,我暫時的興趣只是做完這屆任期」。

梁班子的奇蹟 高:不敢當

退下來的念頭說得堅定,他更明言,「選特首我完全無興趣」。特首選舉期間的壓力,確不是人人承受得來。除了時間,更得犧牲私隱,「自己的生活上,甚至乎住屋問題也會被人用放大鏡、望遠鏡去看,如果是個普通人呢,就無人有興趣,身為政治人物,可能會變了頭條新聞。」

高永文上任以來,民望一直是眾局長之首,被戲稱為「梁班子的奇蹟」。問到他的自我評價, 他略帶尷尬輕道:「不敢當。」他認為, 雖然醫療和食物安全都是市民關心的, 但這些大是大非的問題,自然較少爭議。或許局長不邀功,不求記名教科書上的低調,正是他得民心的因由。

與特首理念相近

2003 年,沙士襲港,時任醫管局行政總裁何兆煒因病入院,高永文臨危受命,接了這燙手山芋,當上署理行政總裁。可是,他於翌年便請辭,更當眾灑下男兒淚。

回想那年,他解釋當時社會普遍認為香港醫療水平高,應發展醫療產業。惟他對此不敢苟同,決意離開醫管局。至2012 年,主理骨科診所的高永文,決定重返政府,出任食衛局局長一職。想不到,兜兜轉轉,讓他來去又往返的,仍是那繫在心頭,一直未解的癥結,「我看到繼續這樣下去是不行的,香港醫療體制的容量問題仍未解決,根本未夠成熟去發展私人醫療體系。」

事隔八年,桃花依舊,人面全非。但有時候,新面孔出現也未嘗不好, 高永文便終遇上目標一致的新伙伴,「我和特首想法一致——香港仍要發展私家醫院,但目標是發展的同時,可減輕公立醫院的負擔。」他期望私營醫療發展,由非政府機構主導,如大學或志願組織,並針對中產提供服務。

他又說:「除了自己的施政範圍,也應支持政府整體的施政,尤其扶貧、安老此等重要政策。即使在醫療的層次,我也會特別留意,如何做到扶貧安老。」

「唔好怕蝕底」

高永文自小在北角邨長大,驟看平凡的出身,卻深深影響他56 年來的人生。「唔好怕蝕底」是高永文父親的座右銘,耳濡目染之下,他學會了在衡量得失時,將自身利益看輕一點; 母親常掛嘴邊的鄉間人與事,亦培養了他對祖國的一份情; 而家人因病輪候公立醫院的經歷,更是把立志當醫生的念頭, 深植他心中。

從基層出身,到月入約三十萬的局長,一路走來,反映著典型的「香港精神」。他認為,這與社會風氣有關,「以前社會步伐較慢,習慣循序漸進。我的學識、能力、履歷慢慢累積建立上去,但現時科技創新,俗點來說,只要把握機會,要上位很容易。」

不要急於求成

有人說,現時年輕人生於太平時代,嘗不了苦。高永文說,不應歸咎年輕人,只是社會發展太快,以前無可能的事,現在都變成有可能了。

但說到底,似乎腳踏實地才是局長杯茶,「我奉勸兒子,機遇不是人人能遇到,有當然要掌握,但也要做好自己的工作,累積知識、經驗,證明自己的能力。要調整心理質素,接受以正常的階級晉升,不要急於求成。」

穩重、踏實,該是適用於所有年代吧。

留言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