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投稿

與疫苗共存

「叮噹!」是成功掃描「安心出行」的聲音。不知不覺間,新冠疫情已經與香港人共存了兩年之久。人們開始已經不在意每天的確診數字,戴口罩也變成例行公事。香港迎來第二個在疫情下的暑假,人們要繼續習慣這種生活模式嗎? 回想起前年的暑假,我與朋友計畫到日本度假。每天早上查看是否有更好的酒店和航班時間,到現在變成每天查看接種疫苗的時間或場地。一向暑假盛行的水上活動也變得少之又少,不妨是因為疫苗紀錄或人數規管的問題。 「有點難受及壓抑。」在我身旁的朋友摸著酒杯底嘆道。每次政府一放寬限制,香港人就像飢民一樣每天也不放過堂食,生怕措施再被收窄。「為什麼我們就不能像其他國家一樣與病毒共存?」這個我也不知道。 在埋怨的同時,其實還有一班香港人一直在努力奮鬥。為香港製作本地口罩的生產商,同樣帶著口罩在夏日炎炎下工作的工人,一眾在高危環境下工作的醫護人員。 「沒有不好就是好的一天呀。」就讓我們繼續走下去,苦中作樂吧。
港聞

未來見

記者:黃令筠 攝影:黃令筠 2019年香港反修例事件逾萬人被捕,當中超過4,000名為學生,阿軒亦是其中一個,被捕至今已有兩年多的時間。經過三年不斷押後的上庭時間,阿軒在2022年6月迎來最後的審訊階段。 在這兩年多的無限期等待中,阿軒的心情由一開始的不憤、恐懼逐漸轉為平靜。雖然律師對阿軒的案情持不樂觀的看法,但縱使如此,在這段時間阿軒仍保持樂觀心態積極面對。 反修例事件被捕人士大多面對暴動罪、非法集結罪和藏有攻擊性武器等指控,其中暴動罪刑罰較重,最高可以判囚10年;非法集結罪最高刑罰是五年。目前大部份被控暴動罪人士均被判35-65個月不等,對於最後的結果,阿軒已做好入獄的心理準備,但若刑期比預期多,他也坦言自己沒有信心能夠承受結果。 踏進六月,阿軒開始為期一個月每天上庭的生活,他與家人每天早上九時便要到達法院應訊。漫長的司法程序終於走到最後,阿軒心中定有不安,但亦不想打破兩年多維持的平常生活。結束應訊後他即使身心俱疲,仍會與朋友相聚。他說一方面想自己靜靜思考,但一方面又想和朋友聚會,畢竟誰也無法預料未來幾年大家能否繼續相見。不過,阿軒指自己不後悔當初的決定,但假如事件沒有發生,他相信自己會與朋友一樣,只是一個普通的大專學生。當然世間沒有如果,人生也無法重來。 被問到會否對未來感到徬徨,阿軒認為自己會對未來感到擔憂,他亦無法想像若要入獄,他的生活將會怎樣渡過,但目前又不想做任何假設,只想先渡過目前的審訊階段,人生只有「見步行步。」 人生沒有絕對的對錯,只有一個又一個的選擇,亦不用無悔每個決定,記得只要埋首向前,前方定會有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