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香港電車故事 鬧市中的電車》

「叮叮」— 在香港島居民的眼中都是十分熟悉的交通工具。電車在香港已經超過100多年的歷史,1903年開始進行電車的路軌鋪設工程,直至現時,香港已有120個電車站,178輛雙層電車。電車在居民眼中不僅是一種回憶,亦是生活的一部分,對外地觀光客而言更是一個著名景點。 
港聞

移民潮-離留的抉擇

機場是一個充滿悲歡離合的地方,往年到機場大多數是因為旅遊或到海外留學,但近年不少港人看淡香港的未來,繼而選擇離開熟悉的「家」,打包行裝移居他國。香港也繼97回歸後,迎來第二次移民潮。
副刊

《擁抱時代的脆弱》

記者:梁耀聰 攝影:梁耀聰 過去幾年,在世界各地,香港,現實的常態及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都備受挑戰。社會衝突、氣候災難和蔓延全球的疫症,正不斷醞釀和發酵。人的脆弱及無力感,開始暴露在這個社會。 面對這樣的困局,李伊寧策劃了「圓缺俱樂部」藝術展。這次展覽聚焦於貼近當今社會現況的三種脆弱性──親密關係中的敏感、生命體驗數碼化的衝擊、以及社會設置與個體自由間的矛盾。正因為時勢艱難,她希望香港人可以藉富有不同實驗色彩的藝術品,重新找回人與人之間的聯繫及審視這個大時代下的挑戰。 「圓缺」一詞出自宋代詞人蘇軾《水調歌頭》作品中的「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概括了人生的悲喜聚散感慨情懷,適逢千年後的我們踏入一個充滿變數和離散的時代,人與人之間的距離體驗不斷被改寫。「這是一個即使走在街上都可能隨時流淚的時代,我想邀請人們聚在一起共同體會『圓缺』,打開自我,在與藝術作品及身邊觀眾的連結中找到梳理和抒發心緒的新隧道。」- 策展人李伊寧。 Ava與她的男朋友James一同參展,他們形容在這個動盪的時勢裏,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在這段時間裏,我們的人際關係開始變得敏感和易變,我們唯有持續調整社交的途徑及互動的新方法。」「我也是很一不小心就可能跌入脆弱及不安寧的心境,但我認為這正是一個轉機讓自己勇敢地跳出舒適圈,讓自己投入『脆弱』的懷抱,就像『試當真』一樣,在嘗試的過程中來來回回地試錯,試下認真認真試下。」 「脆弱」究竟是否為生命及社會中的一種恆常上本質?Ava與James帶著好奇心和帶著探索的心情來到展覽尋找答案。放輕腳步,輕柔內省,釋放自己最真實的心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