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來只有耳聞,卻從未眼見。經歷上星期六九龍西示威,來自台灣高雄的杜先生首次嚐到催淚煙,刺鼻難聞的味道此刻仍充滿鼻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