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民主非靈藥 還看人民質素

過去一個月是「示威之月」,歐亞烽煙四起,烏克蘭基輔有三十萬人上街,反對政府暫停加入歐盟;泰國亦爆發大規模反政府示威,逼令總理英拉含淚解散國會。
社論

中日主權爭議白熱化 恐擦槍走火

總編輯 楊皓然 中共第十八屆三中全會剛閉幕,中央宣布設立「國家安全委員會」,進一步加強國家安全防衛。日本方面亦在相若時間,通過設立「國家安全保障會議」法案。中日「國安局」相繼成立,交鋒意味甚濃。面對中日就領土主權爭議不斷升溫,東亞局勢將更不明朗。 消息指,「國家安全委員會」成員包括軍隊、公安、國安、外交及情報部門,將成為繼中共中央、國務院、全國人大及全國政協後,第五大國家權力「超級機關」,預料由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出任委員會主任。在不少國家都有類似的權力機構,例如美國國家安全局。 中日同設「國安局」 中央宣布設立「國家安全委員會」的時間,正是日本眾議院剛通過設立「國家安全保障會議」法案,中央此舉,令人聯想是針對日本的對抗措施。 在北京,外交部發言人秦剛表示,中國決定設立「國家安全委員會」的目的是為了完善國家安全體制和國家安全戰略,確保國家安全。他這樣說:「毫無疑問,中國設立國家安全委員會,恐怖分子緊張了,分裂分子緊張了,極端分子緊張了,總之,那些企圖威脅和破壞中國國家安全的勢力緊張了。」 記者會上,有日本傳媒問及,設立委員會是否針對日方設立類似機構,外交部發言人秦剛未有正面回應,但就反問對方是否要將日本對號入座。 日本方面,11 月初通過設立的「國家安全保障會議」,預計於年底前正式成立,由首相安倍晉三擔任總指揮,負責制定日本中長期的外交及安全保障戰略,及對特大突發事件採取應變措施,被形容是「國家安全的最高司令部」。 中日就領土主權衝突不斷,今年1月中方被指在東海公海海域,以火控雷達瞄準日方護衛艦,事件後兩國關係進一步惡化。本月初,日本在宮古海峽展開大規模海陸空三棲奪島演習,日本防衛省強調演習不是針對特定國家,但宮古島鄰近釣魚島,演習明顯是為戰略做好準備。 日本首增陸上自衛隊編制 日方今年6 月曾提到,組建一支奪島專屬部隊,以奪回偏遠嶼控制權為目標。這支具有登陸作戰能力的水陸兩棲部隊,針對釣魚島的意圖非常明顯。 釣魚島爭議為日本右翼勢力坐大造就了難得機會。首相安倍晉三亦藉此凝聚民意,乘機為自衛隊鬆綁。他今年7 月公開表態,欲修改《日本國憲法》第九條,強調將自衛隊定位為軍隊的必要性。日本防衛預算在安倍去年上任首相前,連續十年減少,但自他上台後,卻連續兩年增加。日本下年度防衛預算,計劃增至四萬九千億日圓,比今年上升百分之二點九。 日本作為一個島國,海上力量舉足輕重,故每年《防衛計劃大綱》,一向在海上自衛隊方面墨較多。但今年《防衛計劃大鋼》,除了進一步加強海上自衛隊實力外,更是30 多年來,首次提出增加陸上自衛隊編制。 北京外交部曾多次敦促日方不要視中國為對手,不應動輒以中國為藉口,達到擴充軍備的目的。...
社論

拉人拖兩年 損執法威信

陳玉峰案近日引來極大回響,泛民議員矛頭直指政府和警方,斥其製造白色恐怖,政治打壓「佔領中環」運動。爭取民主固然高風亮節,犯法拉人卻是合情合理,法治乃港核心價值,不得動搖,拿「政治檢控」來充當免死金牌,似乎說不通。但警方拉人竟拖兩年,致時機尷尬,加上曾偉雄處長貽笑大方的低調論,卻顯出執法機關做事懶散,有欠專業。 總編輯 楊皓然
港聞

美朝籃球外交 中方將成輸家

朝鮮半島當下局勢是60年來最風高浪急 的時候,北韓幾乎每日發表強硬講話,其軍事調動更有跡可尋。美朝之間的動作,令這場核戰牌局更添樸素迷離。 總編輯 楊皓然
社論

為新聞自由出分力

【仁聞觀點】上周五本港四家電子傳媒的採訪隊, 連同社運人士楊匡,在北京探訪遭軟禁的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妻子劉霞,期間 有攝影師被幾名大漢圍毆,受傷送院。 總編輯 楊皓然
社論

打擊水客需謹慎 忌自毀長城

總編輯 楊皓然 水貨客來港掃貨導致奶粉荒,一眾港媽怨聲載道,自己可以不吃,孩子卻不能不吃!水貨客成眾矢之的,有激進人士乘勢「搞大件事」,指控水貨客禍港禍民,為中港矛盾撥火。特區政府打擊水貨客,必須取得平衡,合法之外,也應合情合理,以「維護一國兩制」為大前題,避免火上加油。法治是香港成功的基石,政府的任何行政措施,也應受得起法律的考驗。 據去年由美國傳統基金會發表的全球經濟自由度指數,香港以89點9分再度衛冕成為全球最自由經濟體,其中以市場開放程度表現最好。自開埠以來,香港素以「自由港」自居,能以此引以自傲,其實一直有賴港府的積極不干預。 水貨活動在香港存在已久,由清朝時代,洋貨輸往中國大陸,以至韓戰時期「禁運」年代,水客活動其實也是香港貿易的成份之一。從本港法律來說,走水貨並不違法,聘請非香港居民走水貨,違反入境條件才是犯法。如果內地居民自行來港購貨,再運返內地,性質只屬遊客購物。但激進派紛紛出來撈油水,借爭取港人利益為名,增添自己政治籌碼為實,意圖昭然若揭。 內地人來港買奶粉,港人理應歡迎,其一為本港帶來商機,其二說明本港貨物有信心保證。水貨客本無錯,錯在其行為間接影響港人生活。 有人提出,奶粉不是必需品,何需如斯勞師動眾?眼下的問題,是港人買不到應該買到的日用品。雖說奶粉只是替代母乳,但一般香港家庭夫妻都要出去工作,媽媽根本無暇餵奶,要子女健康成長,唯有依靠優質粉奶。嬰孩的消化系統不如成人,即使遇些微變化都會敏感,致身體不適,故要嬰孩轉奶粉不是「話轉就轉」,有港媽更反映因為買不到奶粉,嬰兒要被逼轉用荳奶,嬰兒健康備受威脅。所以解決奶粉供應,絕不能拖。 走水貨是商業活動,重點不在奶粉,是在於水貨的轉手價值。奶粉的市場特性,是經銷商壟斷,只要經銷商有心堆貨在倉,便可營造「奶粉荒」效果,藉此圖利。由政府出面聯絡經銷商增加供應,是解決燃眉之急的方法。可是,這只能治標,不能治本。政府最新公佈,將修訂出入口條例,限制每人只可帶兩罐奶粉出境。但以行政手段代替立法,是否就可以說成保衛「自由港」美譽的良方呢?今日限完奶粉,明天又搶尿布,試問你捉到幾多人? 長遠來說,港府可考慮如練乙錚所言,開徵奶粉離港關稅,又或如葉劉淑儀提出,將奶粉列為法例規定的儲備商品,增加奶粉的出口成本。政府宜運用簡單立法,一方面確保港嬰有奶飲,另一方面維持積極不干預。否則矯枉過正,隨時變成趕客,自毀「最自由經濟體系」這屬於香港的金漆招牌。 堵截和打擊水貨走私,內地海關責無旁貸,水客活動在港合法,真正的是他們違反了內地的出入境條例,故只要內地海關加強關口執法,才是治本之方。中港實非「敵我矛盾」。此舉既能顯出中央愛港心切,又替特區政府省去一筆功夫。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