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報人口述歷史

數風流人物 – 香港報人口述歷史

香港樹仁大學行政副校監 胡懷中博士

香港報業源遠流長,在歷史上有幾個第一:
1、香港第一份中文報刊《遐邇貫珍》(一八五三—一八五六),亦是中國最早的期刊。
2、香港第一份中文報紙《中外新報》(一八五八—一九一九)。
3、香港第一份全由華人操控的報紙《循環日報》(一八七四—一九四一)。
4、香港第一份革命黨報《中國日報》(一九零零—一九一三)。
5、香港第一份小報(小型報)《唯一趣報有所謂》(一九零五—一九零六)。
6、香港第一份晚報《香江晚報》(一九二一—一九二九)。
由這六個第一,揭開了香港報業的百年輝煌。基本上,香港報業便按照這模式發展;直到一九四九年後,報業更上層樓,更為蓬勃,在華文界獨領風騷,人才輩出;在特殊的地理環境、政治氣候下,香港報業百花齊放、百家爭鳴。
一九五零、六零年代以前,報界的領軍人物多為南來報人;這包括外省的,粵廣的;而且還是多屬文人出身的。在人才需求亟殷下,除了少數的新聞訓練機構外,大專院校的新聞系應運而生。一九七一年,樹仁書院創校,也開辦了新聞系;四十多年來培育了不少專才,在業界取得可觀的成績。有媒體,就有樹仁人。
直到今天的數碼年代,紙媒漸頹,載體漸變,但人才始終是佔第一位的;沒有人才,媒體便止滯不前。樹仁由新聞系轉到新聞傳播系,見證了這行業的發展。
香港報業的輝煌歷史,素來鮮有學者專家研究,尤其是現當代的一章,更少人問津。多年前,本校新傳系特別開辦了「香港新聞史」這課程,目的是讓學生知道香港在中國報業上的第一和重要地位;在紙媒或將謝幕之際,這課程饒有意義。
我們不要忘記自己的歷史。
同時,香港報業史是由人創造的。為了拒絕遺忘,新傳系的梁天偉教授、黃仲鳴博士特別開闢了「報人口述歷史」這課題,努力尋找這些大都已退休,或移民海外的報界風雲人物,記下他們的故事,為香港報業史作證。
因此,樹仁在香港新聞史上,也創造了兩個第一:
1、開創了全港大專院校的「香港新聞史」課程。
2、首度全面訪問、記錄了當代報界的風雲人物。

香港恒生管理學院傳播學院 李少南教授

香港是近代中國報業的重要發源地之一。香港報業一直扮演着承先啟後、溝通中西及支援黨派活動的角色。一九九七年七月香港脫離英國統治回歸中國之後,香港報業更扮演多了一個中港溝通的角色,而以政見爭論為主的「黨派報業」模式,也逐漸取代了原來關注社會及經濟為主的「社經報業」模式。
雖然香港是一個國際大都會,也是中國報業發展及現代化的一個重要啟動者,但是它的報業史卻少有研究,特別是二次大戰後至今的一段時間,香港報業的發展並沒有得到學術界應有的重視。幸而天偉兄肩負了這個重任,花耗了多年的時間,以口述歷史的方法,拯救了一些即將湮滅的新聞史料。閱讀此書時,真的是愛不釋手,一看到底方可罷休。這書就像一部紀錄片,把報紙發展、報人、社會轉變及政治人物,多姿多彩地交插其間,將過去香港及中國社會的變化,一幕幕呈現眼前。閱畢每一章,都令人對往日的人和事更多了解。

梁天偉

二零零四年十月,美國北卡羅來納大學新聞傳播學院教授菲利普.邁耶(Prof Philip Meyer)在《正在消失的報紙:拯救信息時代的新聞業》(The Vanishing Newspaper:Saving Newspaper in the Information Age )一書中,採用數據分析,預測紙媒將於二零四三年四月消失。而環顧港人吸收資訊的方式和習慣,已由紙媒轉為網媒,看手機而不看報,已令紙媒銷量不斷下跌,紙媒消失的日子恐怕要提早十年來臨。屆時,香港的紙媒將會消失。
筆者有見及此,自加入香港樹仁大學,主持新聞與傳播學系後,即與系內老師開設「香港新聞史」科目,讓青年學子認識香港新聞事業發展史,了解港英政府的傳媒政策,以及中港社會的演變而一度衍生的香港報壇盛況;並同時與副教授黃仲鳴博士一起展開「香港報人口述歷史」計劃,邀請資深報人來校接受訪談錄影,講述他們在香港辦報的經過,以及香港社會的變遷,讓讀者洞悉不同年代的港中關係,和香港報行今昔。
無疑,香港報人口述歷史所呈現的社會現象,與書寫歷史記載的內容不大相同,因為報人口中的往事,往往是一些未經考究的史實,只憑記憶隨口道來。這些往事,有些是個人經歷,有些是道聽途說,有些甚或是推想出來的。其意義在於補充歷史事實,呈現歷史參與者的經歷和見解。因此,當整理訪談內容時,出現過不少問題,需要認真處理,翻查報章修訂補充,以防虛假陳述。
整個訪談計劃,一共訪問了二十八位資深報人,他們大多是退休人士,均能接受多次會面,可來校或到他們居所進行訪談錄影。並於事後跟進訪談內容,審閱、修輯影片和文字稿,之後才付梓出版。可惜,其中好幾位在訪談後去世,未能讓他們看見出版後的影片和書稿。
出版此書艱辛之處,在於約見年邁退休報人,以及後期製作工作(包括考證、剪輯和編寫等)。雖然筆者已有四十多年傳媒經驗,與本地報人稔熟,可是仍有好幾位以健康理由或其他政治原因婉拒訪問。至於後期製作方面,困難之處在於剪輯訪談內容,當中有涉及私人恩怨、別人隱私、張冠李戴、事實不符、時空交錯等問題,需要幾經考究、改編、剪輯、整理才得以付梓。於此,筆者特別感謝樹仁大學新傳網一眾同事,協助剪輯、製作錄影播出,天地圖書公司顏純鈎先生和孫立川先生協作編排、印刷、出版;香港樹仁大學副校監胡懷中博士及新聞與傳播學學者李少南教授分別替本書寫序,以及能仁學院單周堯教授為本書題字。另外,鳴謝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研究資助局資助「香港報人口述歷史」研究計劃,並出版文字版和影像版。

瀏覽 香港報人口述歷史影像版